郭冰茹:新时期以来女性写作价值重估

2017-08-14 08: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冰茹

  新时期伊始,文学书写就吹响了引领时代思潮的嘹亮号角。这其中活跃着茹志鹃、宗璞等老一辈女作家的身影,也不乏张洁、舒婷、王安忆、铁凝、张抗抗等年轻一代女作家的面庞。在20世纪80 年代的各种文学现象中,女作家不仅投身其中,并且卓有成就。因此,在论及这些文学现象时,《剪辑错了的故事》《泥淖上的头颅》《沉重的翅膀》《小鲍庄》《烦恼人生》《风景》等作品都是无法回避的经典文本。

  引领时代潮流 超越性别建构

  与丰富多彩的创作现象相对应的是,在20世纪80 年代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批评界并没有将女性作家的写作剥离出当代文学的发展进程,进而从性别视角对其进行研究。而从作家自身的写作方法和创作特点来看,女作家和男作家并没有明显的差异,作家的性别也没有被刻意强调。换言之,女作家们对新时期文坛的卓越贡献并不在于她们开掘了女性的性别意识,而在于她们投身抑或引领了彼时的文学潮流,而这一点长久以来一直处于被遮蔽的状态。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为性别意识的生长提供了土壤,其中“人的问题”的提出和对“个人”这一概念的重视成为性别意识成长的催化剂。研究者开始将女作家的性别身份与她们的创作联系起来,进行女性主义理论的批评实践,由此,她们的作品开始被指认为“女性写作”,从而被赋予性别的意义。这样的研究视角无疑拓展了女作家文学书写的阐释空间。比如张洁的《方舟》、张辛欣的《在同一地平线上》描写的都是蹉跎了岁月的大龄青年,渴望在新的时代召唤下通过自身的努力而重新立足于社会的艰辛故事。如果加上性别的参照系,《方舟》便是新时期初年第一部具有明确女性意识的作品,而《在同一地平线上》则揭示了女性“雄化”后所造成的两性关系的紧张和社会结构的不稳。

  正因为新时期关于女性意识的觉醒是在“人”的觉醒的前提或背景下展开的,女作家们的文学书写才既能被纳入思想解放的潮流,也能被赋予性别的视角。而颇有意味的是,彼时的女作家多强调自己首先是个作家,其次才是女作家。例如张洁就始终坚持:“西方女权主义向男性挑战,我对此不以为然。我不认为这个世界属于男性,也不认为它仅属于女性。世界是属于我们大家的。”事实上,在新时期初年,鲜明而自觉的性别意识的确并非女作家们首选的叙事立场,她们的文学书写被关注,被认可或被批评均与她们反映的社会问题相关,而她们的性别意识一开始就融化在此类“干预生活”的宏大叙事中了。然而,这未尝不是中国语境的独特性,也未尝不啻为新时期女性的性别建构提供了一个超越和升华的空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