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拟话本小说的江南叙事

2017-08-29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韩洪举

  明清拟话本时空叙事是小说的基本叙事模式。它首先是一种时间艺术,时间意味着人类对天地万象生生不息的认识和把握,时间意识联系人类的宇宙意识和生命意识。它同时又是一种空间艺术,任何叙事都不可能完全取消空间寻求纯时间的存在,空间可以为叙事提供情节发展的境域或铺垫。叙事性的作品都是按照时间的顺序来展开情节或联接空间场景,同时故事情节的发展都是在一定的空间场景中进行。白话短篇小说创作在明代进入繁盛期,凌濛初的小说集《初刻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合称“二拍”)成为拟话本小说的典型之作。本文以“二拍”为例,尝试从多个方面对明清拟话本小说的叙事模式进行探究。

  江南水乡地貌叙事

  江南地域湖泊遍布,河道纵横,“水乡”江南名副其实。凌濛初的 “二拍”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叙事的,其故事模式大致有以下三种。

  江南拥有得天独厚的港汊纵横、横网密布的水乡泽国自然环境,形成 “依山筑屋,傍河而居,依水成街,因河成镇”的水乡格局。出行就是水路,依靠的交通工具主要是船。城市与城市之间,城市与村镇之间,甚至是城市内部,都可以由水路贯穿南北。“船”的使用频率在“二拍”中极高。凌濛初在作品中穿插江南水乡特质,越是核心江南区域,其水上交通航运叙述得就越详细,具体到城市名称,如《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三中崔生带着吴庆娘到旧仆家暂住,一路坐船,途经“瓜洲”、“润州”、“丹阳”、“吕城”等江南的港口城市。

  拟话本小说中的无法预料的自然灾害往往是故事的转折点,也就是说,大风大浪反而因“巧”而成就痴心男女的爱情,可以使有心人否极泰来,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使得作品具有劝惩的功效。同时,风浪故事还能促成主人公的财运。如《二刻拍案惊奇》卷三十七中的徽商程宰,既得到了海神的陪伴,且在其指点下数年间就赚到数量可观的白银,富贵后乘船还乡途中,海神还暗中帮助程宰逃过两劫。这故事“巧”得令人艳羡不已。作者在叙事过程中熟练地布局江南水乡面貌,铺展趣味横生的故事,使“二拍”大量的故事都具有独特的水乡文化气息。

  江南各地深浅不同的神秘水域往往成为一些故事的发生场地,并在整个故事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本来线性的时间叙事,通过江南水乡这样的水域空间叙事,便会改变故事的轨道。“上了贼船”是上当受骗或陷入某种困境的代名词,可见“贼船”对行走水路者危害很大,也是坐船人最为担忧和恐惧的事。水上贼船害人故事有个大致模式:某官携家眷走水路上任,或不知水上规矩,或被人算计,死里逃生,历尽周折,或团圆,或报仇,或否极泰来。如《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七,写元朝年间真州人崔俊臣携夫人王氏赴任浙江永嘉县尉,在苏州水域遭到船家打劫,被逼投水自尽,王氏亦被劫走,后得以逃到一尼庵,落发为尼。崔俊臣熟谙水性,得以逃生,到高家当了私塾先生。因为芙蓉屏的缘故,崔王二人得以团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