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科幻”的中国性——夏笳阅读印象

2017-08-31 11:17 来源:文艺报 作者:白惠元

  传统意义上的“科幻世界”是一个男性世界,而夏笳是一位女作家。更重要的是,夏笳并没有隐藏起自己的性别视角,而是十分坦然地将女性观察世界的方式融入科幻写作。夏笳的作品具有别样的中国性。在文体的边界处,我们读到的不只是“硬科幻”与“软科幻”的对话,更是西方理性逻辑与中国抒情传统的对话。

  对中国科幻小说而言,夏笳是闯进来的。

  传统意义上的“科幻世界”是一个男性世界,而夏笳是一位女作家。更重要的是,夏笳并没有隐藏起自己的性别视角,而是十分坦然地将女性观察世界的方式融入科幻写作。在性别的维度上,夏笳的小说一直是科幻界的异类。从她闯入科幻世界起,争议声就不绝于耳:这也算科幻?这样的科幻是不是太“软”了一点?这分明就是比软饭还软的“稀饭科幻”吧?

  所谓“硬科幻”(以刘慈欣为代表)与“软科幻”,表面上是在区分科幻写作的“强度”,实际上包含着某种性别偏见。这集中表现为原教旨主义科幻粉丝对技术理性的执迷,以及对心理感性的拒斥。但夏笳对此并不在意,她甚至越来越习惯用“稀饭科幻”来进行自我指称,因为她认为,这种自我软化且自我肯定的异类姿态,本就是对科幻界主流话语体系的一种挑战。换句话说,科幻何必论“软”“硬”?对任何艺术门类来说,过分清晰的边界感都是一种伤害。任何艺术成规自诞生之日起,不就等待着被打破的那一天吗?如此说来,夏笳的小说似乎总是在自觉挑战着某种边界,比如她的处女作《关妖精的瓶子》(2004),那本是一场十足“坚硬”甚至有些枯燥的科学史探寻,却因为“麦克斯韦妖”的介入而变得柔软灵动。知识考古,抑或成人童话?难怪银河奖评委王逢振这样评价:“典故、知识、隐喻融合在一起,耐咀嚼,有韵味;算不算科幻?模糊;但模糊本身就有意思。”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