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燕:在收获的田野上等待

2017-08-31 14:47 来源:文艺报 作者:孔令燕

  近五年以来,长篇小说繁荣的主要表现在文学图书市场的热闹和层出不穷的榜单、排行上,每年都会出现成为市场热点和文坛话题的文学作品。中短篇小说因为体量较小、创作人数更多,数量上更是数不胜数。目前国内100家左右比较活跃的文学期刊,是这些中短篇小说的主要舞台,这些文学期刊在近五年的日渐回暖和活跃,也印证了中短篇小说创作的硕果成就。纵观这些巨量的文学作品,无论篇幅长短,均共同诠释了硕果累累的含义。文学在观照现实方面更加宏阔,完善了“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社会功能。主要表现为作品题材丰富多样,横向上深入现实的各个层面,纵向里追溯时代发展、历史流变对人物命运的改变。这五年中,作家们在用文学参与现实和思考时代命题方面,呈现多样化的态势,完成了对当下中国社会、经济、人文、精神等各个层面的文学表达。小说素材突破了以往以乡土、城市、军事等为主的内容类型,发散出各种形态,将城市与乡村、当下与历史、理想与现实等具象到不同的命运链条中,呈现出异常丰富的文学样貌。

  新时期的乡村命运、土地与故乡的消逝,成为这几年文学表达的新主题,这类题材不同以往的乡土叙事,具有这个时代的复杂性和精神内核。城市化进程与时代流变的推进,必然带来乡村自内而外的转变,传统乡村秩序的打破、当下农村的新困境、农民进城后的艰难生存,在作家的笔下得到了充分描摹与表达。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带灯》《老生》《极花》,延续了他一贯对乡村生态与乡民命运主题的关注。《带灯》通过一名基层女干部的经历命运呈现了当前乡村各种矛盾的复杂局面;《老生》通过“老生”叙述和对《山海经》的重新解读,回顾了百年来中国乡村的历程和命运;《极花》通过被拐卖女孩的命运观照日渐萎靡消逝的农村,表达对农民进城后如何找寻自己位置的忧思。格非的《望春风》聚焦位于江南的“儒李赵村”50年的历史变迁,对不断逝去的故乡和人情世态、陆续谢幕的故人作了告别,是一曲带有古典意味的乡村挽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