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与时代变革同频共振

2017-09-08 09:0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白烨

  与五年来的社会生活气象万千一样,五年来的文学创作,写法上前所少有地多样,样态上前所少有地丰繁。但多样中有主线,丰繁中有重点。这主线就是,文学更以自己的主动姿态呼应时代和感应生活;这重点就是,各种写法齐头并举中,现实性题材创作势头强劲,现实主义写法的作品格外耀眼。现实性题材与现实主义手法的齐头并进与桴鼓相应,构成了五年来文学创作最为动人的主旋律。

  乡土题材中,贾平凹的《带灯》《极花》、李佩甫的《生命册》、季栋梁的《上庄记》、东西的《篡改的命》、格非的《望春风》、付秀莹的《陌上》、王华的《花河》《花村》、李凤群的《大风》、周瑄璞的《多湾》等作品,直面乡土社会的蜕变与生活形态的转型,在浅吟低唱的叙事中,描述出当今中国乡村在各种因素推导下,从外在风光到内在情绪悄然变动的多彩图景。

  都市题材中,刘心武的《飘窗》、苏童的《黄雀记》、徐则臣的《耶路撒冷》、温亚军的《她们》等作品,都以当下都市为场景,写出了都市给人带来的快乐,也写出了都市给人带来的烦恼,都市与历史、都市与人性,水乳交融般地交织在一起,呼吸相通,命运与共。陈彦的《装台》和王华的《花城》则都着眼于城市里的小人物,写出了他们在默默前行中的自持而不自流,自尊而不自卑,自强而不自馁。

  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先后涌现出一些作品,以抒写时代豪情,描写英雄人物,让人们眼前一亮。如苗长水的抒写当代军人群像及其当代军人精神的《梦焰》,刘克中的讲述退伍军人不计个人得失、践行承诺的《英雄地》,范稳的为正人君子立传的《吾血吾土》,吴崇源描写民营企业家在改革实践中奋起的《穿越上海》,或在作家原有的创作上有所超越,或在同类题材的写作上有所突破。

  王跃文的《爱历元年》、张者的《桃花》、韩东的《欢乐与忧伤》、弋舟的《我们的踟蹰》等,既写出了这个时代爱情遭遇的新问题,也写出了这个时代情感生活的特有色彩。

  五年来的文学创作,在艺术手法上,不仅不拘一格,而且前所少有地多姿多彩。从作品的阅读感受与传播影响上看,在同行中更受好评,在读者中更受欢迎,在社会上更有影响的,还是那些坚持现实主义写法,富含现实主义精神的作品。这些作品,既在现实性题材上有自己的发掘与勘探,在写法上也都属于现实主义手法的操持与运用。这些作品的故事与意蕴各不相同,但在直面生活现实,以细节构筑故事,力求再现一定的典型环境,着力塑造典型化的人物上,都有不约而同的共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