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的生长——文学评论五年印象

2017-09-20 10:14 来源:文艺报 作者:胡平

  “今日的当代文学评论,已然迈入中年——若把80年代视为青春期的话。近五年来,各类文学评论显得更加成熟、老练、有章法,循一定之规,延续既定的学术方向,同时,又在新的文学局势下主动应对,积极调整,在一些方面取得新的进展和收获。评论很难像创作那样异军突起或爆款一时,但可以深水沉静,波澜不惊,缓缓流动。”

  今日的当代文学评论,已然迈入中年——若把80年代视为青春期的话。近五年来,各类文学评论显得更加成熟、老练、有章法,循一定之规,延续既定的学术方向,同时,又在新的文学局势下主动应对,积极调整,在一些方面取得新的进展和收获。评论很难像创作那样异军突起,但可以深水沉静,波澜不惊,缓缓流动。五年来,我对文学评论留下一些琐碎印象。

  (一)五年里最重要的文学评论来自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和文联十大作协九大开幕式上两次重要讲话,强调了我国文艺园地百花竞放、硕果累累,呈现出繁荣发展的生动景象,为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出了十分重要的贡献等重要论断,这是对当前文艺形势做出的最中肯和权威的评价。当然,总书记讲话更是对全国文艺工作的战略部署,从民族复兴的战略高度,深刻阐释文艺的地位和作用,为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讲话中新观点密集,带动了近期文学评论界热议的话题,出现最高的关键词包括中国故事、中国经验、中国精神、文化自信、现实主义精神、浪漫主义情怀、典型人物、英雄主义等。陈晓明《如何讲述当代中国大故事》、雷达《从“乡土中国”到“城乡中国”》、张江等人《文化自信与文学发展》、张炯《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徐健《“典型人物”是艺术家“雄伟的人格”的体现》等,都是有深度的论述。需要认识到,这些讨论是直接启发创作的,可能促进改变创作面貌的,发挥了评论的引导作用。譬如,典型人物这一术语已遭冷落多年,而它是否揭示了文学创造确定不疑的价值之一呢?回答是肯定的。文学中的人物并非无所差别,有些人物是私人化的,有的人物却可以具有巨大的概括性,如阿Q和唐吉坷德等。而且,文学中的典型人物不可多得,除依赖作者的天才发现,还往往来源于社会生活里一个历史阶段的长期原型积累,一经塑造成功,便赢得非同一般的社会共鸣,它毫无疑问值得作家推崇和追求,又经常可遇而不可求。总书记的提醒,是完全必要也很及时的,我们的创作中,目前提供的能称为典型人物的形象并不多。

  (二)近年来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刘慈欣获雨果奖、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激发了国人的文化自信,也带来文学界大量从多种角度解读中国当代文学水准与经验的论说。中国文学以中国姿态走出去,让外国读者走进中国文学的课堂与厨房,中国文学与全球化时代,中国文学在文化战略中的核心地位等论证都充满底气。其中,关于创作的本土化优势、关于传统文学与大众文学的分野及互补等解析具有显豁的现实意义,是创作推动了理论的完备。譬如,我们的文学理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大众文学、网络文学刮目相看,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传统文学定位清晰。被冠以“文学”之名的东西,本来就有两个东西,虽然两类文学疆域不很清晰,互有重合与转化,但无法简单以相同尺度测量。纯文学多侧重表现人类的发展性情感,探索人的更广阔深入的精神领域;大众文学多侧重表现人类的基本性情感,以情感表达的强度为重。纯文学多以揭示真实为最高目的,要求按照世界的本来面目再现世界;大众文学则更看重理想,按照世界应有的面貌塑造世界。纯文学是专业化倾向的文学,大众文学则是普及化倾向的文学,等等。这类命题,无疑对话于新世纪二元并立的文学格局,与时俱进,调整了文学评论的外延与内涵,也帮助作家更自觉地望尽天涯路,选择创作道路。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