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典型化创造 攀登文艺创作高峰

2017-10-20 08:33 来源:文艺报 作者:赖大仁

  如果一部现实主义文艺作品,不能创造出让人印象深刻的典型人物,或者所反映的生活事件不能获得深刻的典型意义,就很难达到应有的艺术高度。当代文艺创作应当按照习总书记重要讲话所指引的方向,以高于生活的标准提炼生活,不断追求典型化创造,努力攀登文艺创作高峰。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讲话,既指出了当前文艺创作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同时也指出了如何走出这种困境、实现文艺创作自我超越的努力方向。比如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倡导文艺创作的典型化创造,以高于生活的标准提炼生活,创作出生动感人的典型人物,从而达到应有的艺术高度。习总书记在全国文代会、作代会的讲话中说:“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也是时代的艺术高度。只有创作出典型人物,文艺作品才能有吸引力、感染力、生命力。”他还说:“走入生活、贴近人民,是艺术创作的基本态度;以高于生活的标准来提炼生活,是艺术创作的基本能力。文艺工作者既要有这样的态度,也要有这样的能力。”也许可以说,习总书记讲话所强调的以高于生活的标准来提炼生活和创作典型人物的能力,就是文艺创作的典型化创造能力。如何提高对于文艺创作典型化问题的认识,并进而提高文艺创作的典型化创造能力,是一个值得我们重视和探讨的重要课题。

  在人们的文艺观念中,通常是把典型化作为现实主义文艺创作规律来认识的。现实主义不像自然主义那样照搬生活真实,而是要求高于生活真实达到典型化的高度。所谓典型化,就是要求文艺家以高于生活的标准来提炼生活,创造出具有鲜明个性化和高度概括力的艺术形象。在过去现实主义占主导地位的历史时期,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家和作品,如鲁迅、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等作家的小说和戏剧,以及柳青的《创业史》等作品,创造了形态各异足以辉耀文学史的众多典型人物形象,标志着现实主义的典型化创造所达到的艺术高度。当然,在过去现实主义文艺的主导性发展过程中,确实也存在着某些值得认真反思的问题和教训。比如,过于强调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而否定和排斥其他的创作方法,造成文艺创作方法和风格的单一化;在现实主义创作中,对于典型化创造的理解也存在某些偏差。有的典型化理论将文学典型解释为个性与共性统一,同时又把“共性”解释为某一类人物的共同特征,比如从几十个乃至几百个同类人物身上,把他们最有代表性的特点和习惯等等抽取出来,综合在一个人物身上进行典型化创造。这样的理解无论怎么说都是过于简单化了。于是,在改革开放后文艺创作的开放性和多样化的创新发展中,就出现了另一种极端化现象,这就是把现实主义及其典型化创作方法,当作过时、陈旧的和僵化的东西加以否定抛弃。文艺界许多人争相借鉴和模仿国外各种新潮时尚的创作方法,如新历史主义、魔幻主义,以及后现代各种新奇怪异的玄幻、穿越等等。即使是一些被称为新写实主义的文艺创作,也是更多追求纪实性、零散化、碎片化的所谓还原生活的写作,而把典型化创作方法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远离现实主义的种种创新探索,一方面拓宽了文艺创作的发展道路,获得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文艺创作经验;但另一方面,也由于过度背弃了现实主义创作传统,使文艺创作陷入了某种误区,尽管各种创新探索的努力不少,却难以达到应有的艺术高度,这的确值得我们加以反思。

  近一时期,文艺界出现了一种值得重视的积极变化,这就是现实主义创作精神的回归。比如,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等作品,通过影视改编重新得到社会关注和读者观众的普遍欢迎,文艺理论和评论界也对这些作品重新认识和研究,并给予高度评价。由此而推及路遥、陈忠实所尊祟和学习的前辈作家柳青,对他的现实主义力作《创业史》也引起了重新关注和认识评价。还有刘震云《我不是潘金莲》、周梅森《人民的名义》等一批作品,从小说畅销到改编为影视作品热播,都受到社会普遍好评,重新唤起了人们对于现实主义创作的热情,也引起了评论界对于现实主义问题的重新探讨。这是我国现实主义文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低迷之后,显示出强劲回归的新趋向,这无疑是值得关注和研究的文艺现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