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文学学科化建设浅论

2017-11-13 15: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忠

  当代文学的发展从1949年算起经历了近70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与现代文学比较成熟的学科化水平相比,其学科化的进程依然任重道远。学科建设还有很多基础性工作尚未展开,研究的纵深领域还需要开掘。

  第一,文学作品评论和文学史研究两者尚未有机结合,文学史研究往往成为作品批评的研究,存在学科话语评论泛化的倾向。以评论的术语直接挪用至文学史的复杂场景描述和定位评价中,导致在文学史研究中缺乏历时性的纵深意识和系统性的整合研究,对复杂的文学场域和历史情境存在一定程度的简化和遮蔽,使得我们对于当代文学史的理解缺乏超拔性审视眼光。虽然这项工作已经有一大批学者作出有益的探索,但是从总体上来看,仍然显得较为薄弱。

  第二,学科史料建设的深入研究工作有待加强。“当代文学史料学”建设已经大规模开展,许多基础性资料的发掘、整理工作已经进行,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进一步的深入细致的文学考据和在史料基础上的研究性工作还需大力进行。当今文坛的许多重要作家,其创作年谱和生平年谱的搜集整理工作已经进行,陆续出版,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许多作家的传记写作还处于空白状态,年谱编纂尚待补充,甚至很多重要作家的作品研究专著还有待持续更新和填补。在作品方面,对于文集的整理主要集中在小说,对于散见在各处的其他文体的考辨工作目前还未有效进行。由于信息技术的更新,当代作家的音频和视频资料的整理和研究也有待纳入我们的考察视野。

  针对以上两点问题,笔者认为,推进中国当代文学学科化进程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首先,针对文学史与文学评论更好地结合这一问题,当代作品评论可以逐步学理化,遵循史料的自身逻辑展开,尊重并体察历史的本来面目,文学批评应该注重学理性和历时性两重层面的考察,同时文学史研究也应注意材料的筛选和辨析,切忌进行史料的堆砌和汇编,对于史料应该有所取舍,用严密的逻辑推演进行考辨。对于重要的文学现象用历史线索和问题脉络凸显出来,重点在于在已有的和新发现的史料基础上得出富有说服力的结论。我们可以沿此思路把文学批评和文学史研究两者紧密结合起来,踏踏实实从历史学基础工作和方法做起,认真扎实地梳理史料和文献,同时保持理论思辨和言说阐发的批评敏锐度。利用当代文学作家和重要文学事件、文学活动当事人相当部分健在的有利时机,做相关领域的口述史工作;在作家作品批评的基础上,对于文学制度研究、文学报刊研究、文学出版和传媒等相关领域展开探讨,推动当代文学学科建制化的进一步展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