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边陲儿童文学的新收获

2017-11-27 07:26 来源:文艺报 作者:吴然

  60年前即1956年,诗人、报告文学家徐迟第一次来云南。次年,他出版了歌唱云南的诗集《美丽 神奇 丰富》。徐迟先生用6个字——美丽、神奇、丰富——定位云南,这6个字成为云南的名片。

  2014年4月中旬,我和作家、理论批评家冉隆中,以及晨光出版社的编辑,陪同王巨成、曾小春、邓湘子、王勇英赴滇西体验生活。四位儿童文学作家,一直向往云南而又大多是第一次来云南,从他们踏上云南这片土地,他们的兴奋与热切就写在脸上,流露在眼里和言谈与欢笑中。作为作家,他们对云南也许并不陌生,而来之前,又都做了许多有关云南的功课。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读过徐迟前辈那些瑰丽的诗篇,但我知道他们十分关注这块拥抱着“中国梦”的乐土美地的新的“美丽、神奇、丰富”。他们走村串寨,扑下身子接地气。他们在苍山洱海间跟着白族青年学唱白族调,在波涛汹涌的怒江边向傈僳族姑娘学说傈僳话;他们在瑞丽边境线的界碑旁,脸贴着“中国”两个字摄影留念,在凤尾竹摇曳的民族小学,他们讲故事、辅导孩子们阅读,让傣族、德昂族小朋友欢声四起,笑声荡漾……20天左右的行程,他们的收获,远不止是写满了随身带着的笔记本。我一直记得在洱源茈碧湖畔,他们争相寻找变异的、有4瓣甚至5瓣的三叶草的情景。我更愿意认为,他们是在采撷生活中新鲜的“云南故事”,是在追寻未来作品人物中的“这一个”!今天,我读到了他们各具特色又相映生辉的“云南边陲儿童文学”:王巨成的《一年青》、曾小春的《谁在深夜歌唱》、邓湘子的《石月亮 银月亮》、王勇英的《花甸村》,以及云南本土作家余雷的《绝活》等5部长篇小说。

  略显清瘦的王巨成有一种书卷气。他曾经当过中学教师,因而对乡村教师有一种自然的亲切。他说,“我自己也是一位老师,我深知一个代课老师的不易。”《一年青》,就是以一个真实的山村小学代课老师为原型创作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李伟峰,正是他在采访中“发现”的。滇西之行后,他“一气呵成了这部作品”,“把感动留在了文字里”,以一次文学创作的方式,“完成一个老师与另一个老师的对话,也是表达一个老师对另一个老师的敬佩”。于是,一种连大理人也弄不清学名是不是叫“一年青”的象征性植物,就不仅“是属于大理的,也是属于云南的”,当然更是属于小读者的了。

  和王巨成比起来,曾小春要壮实得多,而且喜欢唱歌,他的小说以《谁在深夜歌唱》命名。小说的背景是生存环境险恶而又不缺乏歌声的怒江。滇西之行前,曾小春就阅读了大量有关怒江傈僳族的资料:收集了许多民间故事和民歌,甚至民风民俗、宗教信仰,以及饮食建筑等等。他有备而来。他说,在怒江边他这部小说的大致构思就有了,不过书名一直定不下来。这也很有意思,还没有定下书名,居然就写起来。一直写到第六章,才把第三章《谁在深夜歌唱》拿来用作全书的书名。伴着这样的创作轶事,这部作品也就一直萦绕着音乐的旋律而更富韵味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