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动随心:萧红手稿手迹

2017-11-28 10:5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徽昭

  著名作家萧红身世普通、经历坎坷,以三十一岁的短暂生命留下了《生死场》《呼兰河传》等具有重要文体意义的作品。萧红这些小说以带有温婉的生命痛感书写着东北乡村的原生样态,书写着生命的挣扎与痛苦,其散文化的诗性书写形成独特的小说文体,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不可忽略的存在。这样独特的叙述文字大多是在她自北向南不定的漂泊状态中写就的,情绪的奔涌、片断的采撷都在笔和纸的密切接触中呈现出来,那些记载了心迹与情感、追问与沉思的文字无疑就是萧红的文化心电图,透过萧红存留不多的手稿手迹,或许可以有所发现。

  《呼兰河传》以自然笔法记载了萧红的幼年经历,其中祖父的影响可见一斑,正是这位传统文化修养深厚的老人潜在影响了萧红的书写习惯,促使萧红形成了相当传统的书法意识。据萧红亲友回忆,祖父对萧红书法研习要求很严,每天必须在毛边纸上临50篇王羲之行书,因此在其15岁到哈尔滨读书时,其毛笔字和文学修养曾好得令老师惊叹(见芦海娇《铁笔丹心写精神——浅谈著名左翼女作家萧红的书法特色》,刊于《书法赏评》2007年第4期)。中国书法具有历史不断累积叠加的传统文化多重影响,文学性、审美性、历史感等多元文化都会透过书写行为隐形地影响着书写者。幼年祖父督促下的书写行为无疑对萧红的文学与审美意识有着潜在的涵养,以习焉不察的传统书法方式影响着萧红独特的文学创作思维。

  正是这种审美意识的涵养,萧红存留下来的毛笔手稿与钢笔等硬笔手稿都显露出相当的书法艺术特质。从其存留下来的手稿墨迹来看,在竖排自右向左的毛笔或硬笔书写中,线条有着婉回转折之间的笔墨动感,笔画收放自如,字的结体有着值得品赏的艺术韵味。这背后是萧红幼年毛笔书法研习所形成的线条形式审美的自然流露,这种审美意识毋宁说是笔墨书写习惯的产物。毛笔笔墨大多需要在顿折回环转折之间,与宣纸形成彼此呼应的亲切感觉,传递到硬笔书写中也会习惯性随着毛笔审美习惯弯转曲折,形成硬笔书法的结字美感。此外,萧红的手迹中,无论毛笔书法,还是硬笔手迹,其章法都颇有意趣,行与行之间有疏有密,字也有大有小,字与行之间顾盼有致,灵动的线条在竖排的书写章法中形成了一种内在的节奏感,自然而然的手札布局使整幅作品看起来富于艺术韵律的空间感,完全不像张爱玲式的硬笔书写,行行距离相当,失去了韵味。

  如果对萧红文字的结体进行细致观察,还可以发现与鲁迅手稿墨迹有着审美风格上的相似性。鲁迅手稿墨迹富于独特的金石味,其小行书或行草笔墨散发出强烈的艺术性,墨迹线条简约而有韵味,笔画舒张而又节制,就这些来看,萧红的汉字手迹书写中的线条也是在简约中透出一种独特的韵味,确实有鲁迅的神韵。毫无疑问,萧红曾受到鲁迅的深厚影响,早年由北南来,在上海生活期间得到鲁迅的无私帮助,成名作《生死场》更是得到鲁迅的无私关怀,鲁迅无疑是萧红文学乃至人生之路的重要引导者,而鲁迅晚年在书法艺术、木刻艺术等方面的成就及影响也是有目共睹的。书法说到底是情感的外化和审美意识的自然流露,置于鲁迅身边的萧红自然会受到其在审美等方面的多元影响,点画线条、结体章法等自然也在笔墨往来中有着潜移默化的学习借鉴和内在影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