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华文化传统脉络里,理解海派文化和文化江南

2017-12-05 11:17 来源:文学报 作者:傅小平

  当我们谈到“一带一路”时, 正如上海市社联主席、上海社科院高端智库首席专家王战在日前于上海举行的“世界城市文化上海论坛”上所言,首先想到的是西安、敦煌、新疆,谈到海上丝绸之路,会想到泉州、广州、宁波这些地方。“但如果联系到丝绸之路上运的是丝绸、茶叶、瓷器之类的物品,我们就会想到,它们都源自于江南,源自于长三角。而且景德镇、湖州、杭州这三个主要产地之间的间隔距离不超过100公里。”

  王战之所以追根溯源,是要提请人们注意谈论“丝绸之路”时,不宜忽略中国运河文化的重要影响。王战表示,中国的大运河自隋唐开始发挥重大的作用,它原先的用途,主要是把南方的物产,如粮食、盐之类,运到北方皇朝所在地,比如说北京、洛阳、开封这些地方去。“但不能不注意到,这其中就包含了我们向国外输出的丝绸、茶叶、瓷器,等等。”

  正因为此,王战表示,运河文化毫无疑问是中国丝绸之路一个很重要的载体,在中国大规模的海运还没有开始以前,实际上是中国的大运河沟通了中国南北的贸易。“所以,在讨论‘一带一路’与中华文化时,我们很有必要给中国的运河文化以非常重要的关注。”而换个角度看,理解运河文化,也正是走近源初意义上的文化江南的题中应有之义。

  “和”文化使江南成了丝绸之路的原产地

  需要厘清的问题是,为何是江南地区提供了丝绸之路上运输的物产?人们会很自然地想到江南独特的气候条件,还有是经济方面的因素。王战谈到一个很奇怪的文化现象。他说,蒙古族是一个草原民族,但蒙古人穿的蒙古袍全部是用丝绸做的。“这看似不太好理解,实际上道理并不复杂。因为运河的运输要比骆驼的运输便宜得多,所以使江南以外的地区也能分享。”

  在王战看来,气候、经济,无疑是重要的方面,但江南地区能提供丰富的物产,实际上和江南文化有很大的关系。一个事实是,在唐宋以前,中国最富裕的地方是中原地区,唐朝到宋朝期间,两次大的移民,使得中原很多人都迁移到江南地区,这就造成了江南文化和中原文化的第一个差异。“它是移民文化,大量的人移过来,比如说杭州人的祖先,大部分是河南人。而移民文化和原住民文化是有很大不同的。如果从现代经济角度看,某种意义上是移民社会造就了市场经济,这至少可以解释有了大运河后,为什么独富了江南。”

  当然,移民并不是必然造就市场经济。以王战的理解,移民移到了江南以后,如果他们老是打架,相互不服气,那经济也发展不起来。而江南经济之所以得到发展,与江南的文化本质有很大的关系,而江南文化本质上是一种“和”文化,这首先得益于中国文化本身有“和而不同”的元素。王战表示,如果把中西方文化做一个比较的话,可以看到,在中世纪以前乃至中世纪,欧洲的文化是神权文化大于皇权文化,但在中国始终是一个王权文化,甚至是比较开明的王权文化。“也就是说我们不排斥外来的商人到中国做生意。实际上在丝绸之路上,更多的是来自阿拉伯的商人、犹太的商人、欧洲的商人、中亚、西亚的商人。因为中国的宗教不像西方宗教有排他性,它是入世的,世俗的,是多元神,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信仰去信仰一个宗教,相互之间是能够和谐相处的。如果说中国的宗教是排他的,那这个文化因素可能使丝绸之路无法延续一千年。”

  毫无疑问,中国大的文化背景,为江南文化的形成准备了重要前提。但具体到江南,之所以形成“和”文化,在王战看来,也有其特殊原因。显而易见的一点是,中原文化传播到江南以后,更世俗了,和农耕社会结合得更紧了。“中国的儒释道,在中原的时候,是各信各的,但到了江南以后,三者高度融合了,比如说禅宗就吸纳了三种宗教文化的一些优良成分。”

  以王战的理解,这样的融合对江南文化的形成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因为道教帮助江南人解决了人与自然怎么和谐相处的问题。“道家文化,根据日本的学者研究,是一种水稻文明。道教很讲究风水,道观所在地一定是山清水秀的地方,有水可以长水稻。而儒教有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男尊女卑的纵坐标,又有一套仁义礼智信的横坐标。但江南文化在某种程度上把君君臣臣这一块弱化了。因为,中国的皇帝基本上都住在北面,只是南宋的时候在杭州待了159年,然后元朝、明朝又回到北方去了。但到了江南后的孔子后裔不愿意回北方去,他们留在江南民间讲学,于是在江南就有了480个书院。这以后中国的政治家、思想家,所谓士大夫80%出在江南,由此,江南成为了中国思想文化的一个高地,它和孔学有关系,又和中国江南的经济紧密结合了,和大运河的商业联系起来了。”

  这样一种联系,在王战看来,解决了人和人之间、村庄和村庄之间、家属和家属之间,怎么友好相处的问题。“所以,我说江南文化的儒学已经不是唐代以前中原的儒学,它已经不是‘仁义礼智信’,而是可以归纳为“信、义、仁、智、礼”了。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颠倒?因为大运河的商业文化,做生意有时候是远距离的,比如说徽商和京商之间,一船货过去,我们相互之间要付钱,如果没有信用的话,可能这个生意就长久不了。”

  由此,如果说道教解决了人和自然的和谐相处问题,王战认为,儒教就解决了人和人之间和谐相处问题,然后佛教,也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解决了人的内心生死苦乐怎么对待的问题。“有了这三个因素,移民得以在江南很安心地去劳动,很勤奋地去工作,这就是为什么不仅是气候,也不只是经济原因,而是江南的这种‘和’文化,使得江南成了丝绸之路的原产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