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九歌》:屈原宗教情结的诗化

2017-12-19 08: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慧鋆

  《楚辞·九歌》共11篇,是一组语言清新优美、感情诚挚深婉的祭歌,被称为“原始宗教的天籁”。一般认为,末篇《礼魂》为“送神之曲”,其余10篇各祭祀一种神灵,包括天之尊神“东皇太一”、云神“云中君”、主人寿之神“大司命”、主子嗣之神“少司命”、太阳神“东君”等天神,以及湘水配偶神“湘君”、“湘夫人”、河神“河伯”、山神“山鬼”等地祇,《国殇》则为祭奠死于国事的人鬼。诗歌描述了完整的祭祀仪式,是研究古代巫祭的宝贵资料。同时,《楚辞·九歌》又洋溢着屈原鲜明的个人情感色彩,是屈原对原始九歌的再创作,诗意地呈现了屈原的宗教情结。

  屈原曾担任楚国的三闾大夫,这个职位有一定的神职色彩,主要职掌昭、景、屈三族宗族、宗教事务,负责教导三族子弟,指导族内宗教礼俗。因此,他对楚国的祭祀对象、祭祀仪式是相当熟悉的。

  屈原主要生活于楚怀王、顷襄王时期。在楚怀王初期,屈原曾受到重用,“为楚怀王左徒。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但树大招风,屈原遭到群小的攻击与诋毁,上官大夫靳尚、令尹子兰、内宠郑袖等不断向怀王进谗,昏庸的楚怀王渐渐疏远了屈原,剥夺了屈原左徒的官职,并将他放逐到汉北之地。顷襄王继位之后,屈原的政治前途更加黑暗,被放逐到“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屈原满怀忠君恋国之情,反复向君王诉说衷肠,奈何言路阻隔,庸君充耳不闻,辅君强国之梦终成幻影。

  “诗穷而后工”,在政治上的巨大打击面前,屈原于流放地沅湘地区目睹了当地土著的巫术祭歌,记忆里的职业生涯唤醒了他的宗教情结,他将自己苦求不遇的情景融入到创作改编过程中,使得《楚辞·九歌》充满艺术张力和震撼力。

  首先,《楚辞·九歌》中光辉圣洁的巫者形象是屈原自我形象的诗意表达。《楚辞·九歌》中,主祭巫者无不将祭祀看作一种神圣的事业,他们在祭祀前斋戒沐浴,用各种香草饰物盛大地打扮自己,以最好的形象、最虔诚的心态参与祭祀。如祭祀云神的巫者在祭祀前“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祭祀东皇太一的巫者用最好的玉器来装饰自己,扮演山鬼的女巫饰芬芳的杜若香花,饮香洁的石泉之水,荫清雅的松柏之木,以求灵魂的纯洁明净。屈原以人格的“真善美”来要求自己,注重外形美与内质美相统一,幼“好奇服”,峨冠博带,身披明月珠,腰佩长剑,饰以江蓠、辟芷、秋兰等香草,在饮食上则餐菊饮露,以此表现“独立不迁、上下求索、好修为常”的内在品质与人生追求。可以说,《楚辞·九歌》中的巫者形象与诗人形象有灵与质的统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