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文学“新”在哪里

2018-02-15 08:34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李云雷

  新时代赋予文学以使命,也带来新挑战。我们正走在前人所没有走过的道路上。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世界,“新时代文学”既要充分汲取历史经验,又要勇于面对新问题、新现实、新经验,以开阔胸怀讲述新的中国故事,凝聚中国人思想、情感与心灵世界,将中国经验熔铸为具有普遍意义的经典,唯有如此,方能不负使命

  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个对我国发展新历史方位的战略判断,将对我国社会和各方面事业产生重大影响,对文学也是如此。

  现在不少学者谈论“新时代文学”,大多是在宽泛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和曾被广泛使用的“新世纪文学”一样,只是在自然时间意义而不是在“质的规定性”意义上谈论“新时代”。“新时代文学”是中国文学发展到新阶段产生的文学,其内涵、外延、功能、使命,都在发生新变化,需要我们调整思维习惯、知识结构与判断标准,从“新时代”视角重新思考文学,思考文学与现实、与世界的关系,以促进文学发展。

  “新时代文学”尚需在实践中逐渐完善,这就需要我们有所前瞻、有所期待,通过对“新时代文学”与新时期文学、新中国前30年文学、五四新文学乃至中国传统文学比较,把握其性质与未来发展走向。

  “新时代文学”之新在于以人民为中心

  相对于新时期文学,“新时代文学”之新在于以人民为中心。新时期文学是在对“文革文学”批判反思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时期之初走在时代前沿,率先反思“文革”及其文学,参与并促进思想解放运动,在语言、形式等方面探索中,拓展现代汉语表达能力。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文学逐渐形成一种精英化、西方化与现代主义式审美标准;90年代以来,伴随大众文化崛起,逐步形成一套以市场为中心的出版发行机制。

  以现在视野来看,精英化、西方化与现代主义审美标准,主要面向知识分子、评论家或海外奖项的写作,所谓“走向世界”只是走向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是以外在标准评价规范中国文学。而市场化在促进通俗文学、类型文学发展同时,整体上突出文学的娱乐消遣功能,削弱文学所具有的认识、启迪功能,严肃文学在文学市场乃至整个社会领域逐渐边缘化,弱化对世界观塑造和引领作用。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具有鲜明现实针对性。“新时代文学”在发展过程中,应该将“新时期文学”相对化、历史化,并在重新审视基础上发展新的文学以及新的评价体系,使“新时代文学”在坚实轨道上良好运行。

  “新时代文学”之新在于更加重视文学规律

  相对于新中国前30年文学,“新时代文学”之新在于更加尊重文学自身发展规律,在于对作家艺术家“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的强调。新中国前30年文学,提倡以工农兵等最广大人民群众为服务对象,形成独特美学风格,涌现出柳青、赵树理等人民作家,发展出较为完善的评价体系与较为完整的生产—传播—接受体系。但也有一定时代局限性,特别是以运动方式管理文艺,有时严重违背文学规律。新时期之后,社会各界对此有深刻反思,对其弊端有深入认识,但对“人民文学”的价值取向、美学风格与评价体系等正面价值认识不够。

  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一方面强调“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另一方面又指出,“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这意味着,既坚持“人民文学”价值取向,又将“人民”从群体概念落实到“一个一个具体的人”,充分尊重艺术规律,尊重作家艺术家,才能迎来文艺真正繁荣。在这个意义上,“新时代文学”要借鉴新中国前30年文学价值取向、美学风格与评价体系,结合新时代条件进行新的探索与创造。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