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童公学校刊》上的唐弢诗作

2018-03-01 08: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金传胜

  唐弢先生曾经在《我的自修生活》(1980)、《我与杂文》(1983)等文章中回忆过自己早年的求学经历。根据唐弢的自述,他于1926年春离开故乡,入读上海华童公学,被录取进预科二年级。这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应英美传教士之请,于1904年设立的一所学校,专收华人子弟。虽因家庭极度贫困,唐弢一度休学回乡,终在父亲的支持与亲戚的资助下,在该校念了三年的书,读到正科二年级。1929年9月,16岁的唐弢决定辍学,成功报考上海邮局,被录用为邮务佐(拣信生),从此正式踏入了社会这所没有文凭的“大学”。

  近日,笔者在翻阅上海《华童公学校刊》时,发现1933年1月出版的该刊第1期曾发表署名“唐端毅”(唐弢原名)的三篇诗作。该刊系中英文合刊,由华童公学编辑,不定期出版,属于校刊。虽然当时的唐弢已经从华童公学肄业,但其作品出现在母校的刊物上,显然是合乎情理的。查《唐弢研究资料》一书中收录的傅小北、杨幼生所编《唐弢著译系年》,未见著录这几篇文章的信息,故有必要介绍于此。

  这三篇作品分别为《金缕曲·旅次寄旧》《九月二十一夜梦游某山途中得五律一首醒后仅记项联因漫成之》《送监院G. S. Foster Kemp先生回国》,皆系诗歌,新旧体兼有。

  《金缕曲·旅次寄旧》是一首词,兹据词牌格律酌加标点后转录如下:

  寂寞关山月,恨无端,风尘奔走,故乡音绝。莫道雄心今尚在,深悔侯门鼓瑟。叹壮志、年来销歇。尝遍酸咸今世味,已销磨、几斗男儿血。肠寸断,恨千结。

  嚼徵喷宫愁重垒,最难堪、黄昏忆旧,悲歌未彻。斗草埋花成往事,独伴残灯明灭。休再问、囊中颖脱。金尽床头剩傲骨,看故人、慷慨多奇节。空回首,梦难接。

  《九月二十一夜梦游某山途中得五律一首醒后仅记项联因漫成之》则是一首五律,全诗如下:

  良夜客身闲,漫吟泉石间。淡云笼半月,烟树锁三山。风急猿声细,路赊苔径弯。登高非我愿,藤棘不能攀。

  经查,此诗曾以《九月廿一夜,梦游某山,途中得五律一首,醒后仅记项联,因漫成之。》为题被作者誊入《从此盖棺定论》(1935)一文,今已收入十卷本的《唐弢文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