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关于限制小学生课外辅导班的提案

2018-03-07 17: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众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陈众议(作者供图)

  提要:目前,我国的中小学教育乱象丛生,其突出表现是“校内放羊”、“校外厮杀”,尤以小学为甚。各种校外培训机构打着“赢在起跑线”和“推优集训”、“对口培训”等各色名目吸引中小学生,并且有进一步低龄化——向幼儿蔓延的趋势,必须尽快制止,否则“减负”将“越减越负”。

  为减轻中小学生的学业压力、推行素质教育,20余年来,我国多次出台减负政策。2010年,国务院印发《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更是将减负作为教改的重要目标。2011年,减负正式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然而,随着我国中小学素质教育的深化,课内减负卓有成效,但课外培训机构似雨后春笋般涌现。后者打着“赢在起跑线”和“推优集训”、“对口培训”等各色名目吸引中小学生,并且有进一步低龄化——向幼儿蔓延的趋势。

  所谓“推优”是指培训机构掌握某某名校的招生指标或推荐名额,而“对口”则提供小升初、初升高的“一条龙对接服务”(又曰“占坑”)。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比较有名的培训机构多达数十家,其中以“学而思”、“高思”、“巨人”、“优才”为甚。这些机构遍布全国大中城市,成为文化产业的黑马。

  这一现象不仅导致减负变成了增负,而且使我国的中小学教育乱象丛生,导致“校内放羊”、“校外厮杀”。首先,中小学生的课外时间被各种培训班、辅导班挤占,学习白加黑、五加二是常事,鲜有中小学生不在校外补习的,也鲜有孩子可以每天晚上十点睡觉的。以北京海淀区为例,少则两三个,多则七八个班次,中小学生揠苗助长式课外补习成为常态;无论校内成绩如何,谁都不能幸免。于是,孩子穷于应付,有的甚至不惜以各种借口请假,“脱校”参与补习大军。如是,“摩登时代”式报班刷题成为一道无法逾越的“晦涩风景”。以海淀区为例,只要我们稍加留意,每天晚上九十点钟,从大钟寺到世纪城边、从中关村到清河桥畔,都会有大批孩子及其家长背着沉重的书包、拖着疲惫的脚步涌出各种“一对一”、“冲刺班”、“提高班”、“超常班”、“尖端班”的课堂。

  其次,学生家长承受着经济、精神、体力和时间的多重压力。他们咬紧牙关,或秉持“不进则退”理念,或听信各种“推优”、“对口”的忽悠,拽着孩子废寝忘食,有的甚至不惜辞职奉陪,甚至不惜以各种歪门邪道找关系、走后门,导致权力寻租等腐败现象滋生。

  再次,课外辅导大多不是以服务孩子,使之健康成长、学业精进为目的。说是揠苗助长、超前培养还是好的,惟利是图、误人子弟才是不少辅导、培训机构的实际情况。试想,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动辄几何学,甚至微积分;《列国志》,甚至写策论;《新概念》,甚至《牛津英语》,能吸收多少?于是,孩子们不是囫囵吞枣、死记硬背,就是狗熊掰棒子甚或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于是,本来旨在素质教育的减负,因为不与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挂钩,更不与中考和高考脱钩,导致“教改教改,改了老师的课,革了孩子的命”。久而久之,减负成为一句空话,孩子们变成了刷题机器和精神上永远长不大的“巨婴”。因此,要切实加强中小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从根本上改变应试教育,我呼吁:救救孩子!具体建议如下:

  一、 着力限制或取缔针对小学生的各类培训机构;

  二、尽快出台初中百分百就近入学政策,以便与小学就近入学配套。同时均衡教学资源;

  三、关闭任何学校的“择优”和借“占坑”名义开设的各种培训班;

  四、中考和高考应以中小学课标为导向,鼓励孩子多读书、读原著,根据兴趣发展特长,取消或减少与课内学习无关的各种试题;

  五、为体现特色、鼓励竞争的特培班或特色教育,应在学生入学后由所在学校遴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