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符合国情和战略需求的经典谱系

——访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

2018-03-26 10:17 来源:文艺报 作者:徐健

  谈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众议说,报告精彩纷呈、亮点多多,其中有关经济、科技、国防、环境等诸多方面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尤其是在经济方面,在转变方式、优化结构、转换动力的前提下获得如此骄人成绩实属不易。这是党中央领导全国人民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奋力拼搏的结果。当然,随着改革的深化,一些问题和矛盾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譬如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其中既有地区与地区之间、行业与行业之间的差距,也有物质与精神的失比。这些正是新时代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从上一届社科界委员到这一届对外友好界委员,陈众议也在撰写提案方面进行了深入调研和思考。针对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外部环境,他特别提出了有效加强民间外交、文化外交方面的提案。“由于我国已经进入世界舞台的中央,并致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国际关系新秩序,西方和有关少数国家正不遗余力地对我们进行掣肘。对此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认识和高度的清醒。”陈众议说,如何多管齐下,做好对外友好睦邻、争取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无疑是一切对外工作、涉外人员的长期任务。而帮助有关部门和组织,如涉外旅行社、涉外文化机构等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做好外宣工作,增进中国文化、中国公民的亲和力,无疑是政协对外友好界别必须长期坚持的一项工作。

  近年来,在党中央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推动下,我国年人均阅读量呈稳步上升趋势,尽管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有较大差距。与此同时,读什么书的问题日渐显现。在有限的时间面前,任何取舍皆为零和博弈。陈众议表示,制定符合我国国情和战略需求的经典谱系已迫在眉睫。为此,他今年还带来了关于进一步推动全民阅读的提案,就是希望全社会高度重视阅读的重要性。

  在陈众议看来,阅读作为人类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世道人心、社会风尚的体现,也是各民族文化赖以传承和发展的基础。中华文明上下五千余年,各种经典极其丰富,经史子集,蔚为大观。但时代有所偏侧,维新变法和五四运动以降,我国学术界、教育界、出版界和读书界开始将目光投向域外,以“四书五经”为核心的儒学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新中国成立后,我们主要学苏联,改革开放以后注重取法西方。如今,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全球化的扩展,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度和广度前所未有,文化多样性和丰富性也前所未有。这为我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建设提供了选择的余地、发展的契机,但同时也冲击、消解着民族认同感和凝聚力。如何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取利驱弊、进退中绳地处理多元和核心的关系,既是历史对我们的考验,又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成败得失。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急切需要民族认同感和凝聚力,也迫切需要建构起自己的话语体系、价值体系,但实际情况是可供国人阅读的书报呈价值发散态势。”陈众议表示,更多的情况是面对海量图书,人们不知从何下手。于是,浅阅读、快餐式阅读有之,一天到晚捧着手机追逐各种花边新闻、小道消息者更不在少数。这其中既有历史的无奈,也有各种主观的偏颇。而西方自文艺复兴运动至今,早已形成了一个内涵、外延都相对明确的经典谱系。这个经典谱系符合资本主义的发展需要,从“打倒神学”到“娱乐至死”,十分符合资本从地区垄断到国际垄断的发展要求,同时也契合作为文化产业重要组成部分的书报业如何从精英走向大众文化消费的历史过程。于是,资本之外一切皆无。陈众议表示,小到娃娃书,大到全民阅读,我们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读书少,而且还有更为复杂和紧迫的“读什么”的问题。

  为此,陈众议建议,把打造符合民族复兴伟业、符合中华民族价值观和审美取向的经典谱系的工作提到有关部门的议事日程,适时编制原则性纲领,以推动宣传部门、教育部门和出版管理部门等着手制定既有核心又有外延、既符合新时代需要又古今中外兼容的“同心圆”式经典谱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