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也要鉴往知来

2018-03-28 08:36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主持人:张 江(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

  对话人:阎晶明(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范玉刚(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金永兵(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丁国旗(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在处理历史题材的过程中,文艺有其自身特点,尤其是非纪实类体裁,因借助虚构、想象、夸张而鲜活飞扬。但这并不意味着文艺家可以随心所欲、任意而为,特点不等于特权。虚构也好,想象也罢,说到底都是艺术手法,它的根本目的和功能是更加生动有效地呈现历史真实,而不是歪曲历史、虚无历史

  张江:文艺离不开历史。这不仅指历史是文艺创作的重要资源,为文艺创作提供丰富素材,更重要的是,文艺创作需要正确历史观作为内在支撑,所以即便是当下题材,也需要正确的历史思维和逻辑。如何面对历史、应该秉持怎样的历史观,就成为文艺创作以及文艺批评难以回避的重要问题。

  历史是鉴往知来的教科书

  阎晶明:作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这是常识。一些居心叵测者以“虚无历史”为目的,在事关历史过程、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等重大问题上,缩小、扭曲和否定对其立场、观点不利的历史,夸大、杜撰、颠倒那些所谓史实、史料以图于己有利。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在于通过割断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的联系,来扰乱人们思想,消解主流意识形态。对于文学界而言,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仅是一个严肃理论批评问题,更是一个关乎文艺创作和文艺生活的重要问题。

  新时代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革,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为作家艺术家提供取之不尽的源泉,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民族历史和丰富多彩文化,同样是作家艺术家用之不竭的创作资源。在各类文艺创作竞相迸发的时代,在传播手段日益发展、文艺欣赏趣味愈加多样的时代,同一个历史事件、同一个历史人物,在作家艺术家的创作中会呈现出不同风貌和姿态,这是文艺发展蓬勃的体现,也是文艺创作将历史和现实形象化立体化过程中的必然。题材的开拓,主题的开掘,故事的叙述,情感的抒发,离不开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理解和评价,所以读文学也是了解历史、认识今天、展望未来。在这个意义上,创作者对待历史的态度以及所作评价就远非是个人旨趣的表达,更是其所需承担的社会职责。

  习近平同志指出,“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它忠实记录下每一个国家走过的足迹,也给每一个国家未来的发展提供启示。”历史可以鉴往知来,文艺作品所呈现的历史同样在潜移默化中发挥作用。当前,“戏说”历史的做法经过理论纠正已有很大改变,但丑化英雄,消解崇高,以极不严肃的戏谑方式对经典作怪异“改写”时有发生。无论是创作还是评论,在切入历史课题时,都应特别注重对历史整体观的掌握,对相关历史文化进行充分认知,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作符合历史真实的生动表达。那些拥有广泛持久影响力的历史题材作品,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创作者对相关历史文化状况的深入了解和专业研究。准确掌握历史规律,是作品主题符合历史趋势、当代需要并艺术地感召未来的重要参数,也是对文艺创作者态度、能力的考验。

  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变种

  张江:在面对历史和处理历史的过程中,文艺有其自身特点,尤其是非纪实类体裁,因借助虚构、想象、夸张而鲜活飞扬。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文艺家可以随心所欲、任意而为,特点不等于特权。虚构也好,想象也罢,说到底都是艺术手法,它的根本目的和功能是更加生动有效地呈现历史真实,而不是歪曲历史、虚无历史。

  范玉刚:所谓历史观就是以什么样的理论逻辑和态度来理解和叙述历史事实,不同历史观视野下会呈现差异化的历史镜像和历史评价。马克思主义历史观遵循历史事实、历史逻辑和历史价值内在统一,坚持从历史事实出发,通过对历史的辩证认识,在历史规律的探寻中引导人迈向自由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历史观不拘泥于历史杂多事实的描述,而是从现象中总结规律,追寻本质,在坚持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的统一中,使历史叙述不沦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人们对历史虚无主义虚无历史、虚无价值的表现与危害早已熟知。但近来,历史虚无主义出现一种新动向——以“虚无”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釜底抽薪式策略,批判马克思主义为“历史虚无主义”,试图把围绕历史虚无主义的争论变成一场思想混战,这是一种改头换面的历史虚无主义新变种。在其看来,马克思主义历史观认为人类社会将超越资本主义走向更高历史阶段,实现共产主义,否定了以往全部历史并把历史“终结”在设想的“未来阶段”,是“历史虚无主义”,从而把马克思主义历史观视为历史终结论。从根本上否定了马克思所揭示的社会发展规律,历史是永无止境的不断上升过程,一切历史发展阶段都有意义和价值的判断。

  马克思主义历史观认为历史“永远”不会达到某种完美状态而“最终结束”,一切社会都处在产生、发展和变革的过程中。把马克思主义历史观说成“历史终结论”,目的是把资本主义制度说成是永恒的,以维护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合法性,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和发展的历史必然性。因此,我们不能简单认为文艺创作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只是无关痛痒的个人趣味和思维偏好,而要郑重其事、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牢牢把握引领社会思潮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