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时代文艺的现实与审美

2018-04-18 16:22 来源:文艺报 作者:周春英 赫燕飞

  新时代的文艺要把创造性、创新性作为衡量作品价值的主要标准,考察作品是否“以人民为中心”以及是否继承了民族文化传统和审美标准,在经济元素能够掌控文艺的时候是否能坚持把思想和艺术标准放在第一位,这样才能够创造出力作,甄别和筛选出精品。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对于文艺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其中,“创造性”与“创新性”是核心和关键,是新时代文艺发展的方向。

  回顾中国几千年的文学发展史:从诸子散文、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到明清章回小说,都是可以傲立于世界的具有原创性的文学财富。到了五四运动之后的现代文学,也出现了一大批文学大家以及他们的传世作品。新中国成立以后也不时冒出一些闪光的作品。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的新时期,文学作品的质量和数量达到空前的规模,文学的春天真正来临。随着中国大门的打开,互联网的产生,中外文化交流频繁,一方面西方文化的精华被国内文化界所吸收,另一方面也使国内文化界产生一些焦虑:影视界担心一旦打开引进国外电影和电视的大门,中国本土的电影和电视会被国外大片和韩剧美剧所冲击,小说界担心创作和出版的数量远远不及国外的水平。十八大之后,随着中国文学艺术事业的迅猛发展,我国每年的图书出版和电影票房收入高居第一、第二位,每年拍摄电视剧2万部,其中2017年上映的《战狼Ⅱ》以56亿元的票房收入创造了单部国产影片的记录。

  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在影视剧、小说出版、舞台演出等方面的作品数量都处于世界前列的情况下,也开始出现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首先是部分作品的原创性、创新性开始减弱,真正让人民群众满意的精品力作越来越少;有些电影和电视开始暴露出借鉴美国好莱坞模式和模仿西方电视模式的痕迹。其次,抄袭之作越来越多,相关的官司不断。从琼瑶状告于正的电视剧《宫锁连城》主要情节和人物关系涉嫌抄袭她的小说和剧本《梅花烙》一案,到电视剧《锦绣未央》因被认为与200多部小说的内容高度重合,而被11位作家几十位编剧把原著作者和当当网(销售该书的书店)告上法庭。从金庸状告网络文学作家江南在小说《此间的少年》中采用他小说中的人物姓名还拿去卖影视版权赚钱一事;到电视剧《花千骨》因原著涉嫌抄袭4部网络小说以及剧中的特效涉嫌抄袭国外影视而被观众质疑。这些事件足以证明抄袭现象之严重,虽然权威机构和学界已经对这种现象加以关注,但要彻底杜绝尚有一定难度。

  如何改变这样的现实呢?这就需要重新确立新时代文艺的审美标准。

  首先,要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作为新时代文艺创作的总方针,并以此作为标准去衡量所有文艺成果,杜绝一些模仿、抄袭、克隆作品的产生。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文学作品的原创性、创新性的要求越来越高,甚至对一些文化类电视节目的创新性也提出了新要求。事实证明,一些具有原创性、充满传统文化内容的电视节目如《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普遍受到观众的欢迎,特别是受到80年代之后出生的文化水平更高的一代消费者青睐。同样,很多内容深厚、表达时代主旋律、创作手法多样化的文学作品,如弘扬爱国主义的电影《战狼Ⅱ》,反映普通人民和基层官员真实生活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马向阳下乡记》,获得重要文学奖项的《蛙》《江南三部曲》《繁花》等,被评为年度优秀长篇小说的《望春风》《极花》《太阳深处的火焰》等也都被读者追捧和欢迎。可见创新应该是新时代文艺工作者永远的追求,必须在创新中开拓,在创新中讲好中国故事。

  其次,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审美导向。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文艺“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一指示为新时代文艺事业指出了奋斗的方向。人民不但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文艺的创造者。他们的生活为作家提供素材,激发作家的灵感,他们的态度决定作品的生命力,他们的参与促使了文艺的繁荣。所以,作为反映人民生活的文学作品在内容的选择、主题的表达上,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原则,如果不把人民放在首位,不切切实实地表现人民的生活、表达人民的需求和愿望,这样的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作家们必须深入了解人民的生活现状和精神需求,感同身受,换位思考,在感知时代大潮的同时,真正将人民对于幸福的追求、将作者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通过文学的形式表现出来。

  再次,要尊重中华民族的传统审美标准。虽然世界各国之间的文艺都可以互相借鉴,但包括文学艺术在内的一切文化,都具有鲜明的民族属性。所谓民族属性,是指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长期形成的独具特色的思想观念、生活习俗和方式,没有民族特性,就没有民族文化,文学艺术的生长与发展尤其如此。作为作家就应该熟悉自己民族的属性和审美标准,从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中汲取养分,并将对历史发展的理解、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思考、以及对人性的开掘有机地融合起来,从而创作出彰显中国风格和东方神韵的精品力作。近年来《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等国产动画受到观众的追捧,《中国成语大会》等传统文化节目受到广泛好评,就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与创意性思维相碰撞之后的结果。

  第四,坚持把思想和艺术标准放在第一位。在中国几千年的古代文学史上,文学只是一种骚人墨客抒发感情、表达思想的载体,与经济是绝对挂不上钩的,即使现代稿费制度出来之后,经济对文学的作用也不是很大。但自从市场经济引入中国之后,文学与经济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作家年收入排行榜、作品点击率和销售量,电影的票房价值等成为衡量一个作家成功与否或一部作品优劣的标准。一些批评家在选择批评对象时,不是从作品的文学艺术价值出发,而是从经济价值出发,哪些作品卖座、票房价值高就追捧哪些作品。其实,文艺作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它与一般商品不同,它的使用价值是以艺术性为标准的。艺术性高的作品,其价值就高,艺术性低的作品,其价值就低。那些经典之作不断被再版、或被改编成影视剧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有的时候也会出现经典被排斥、一些低俗之作走俏的现象。尤其是当下,由于借用网络进行人为炒作的容易以及巨额资金背后运作的可能,出现上述现象的概率就更大。因此,只有正确处理好商业标准和艺术标准之间的关系,在数量巨大的文艺作品中精心甄别,真正将思想性和艺术性都十分精良的佳作筛选出来,并推介给民众,才能改变这样的现状。

  综上所述,新时代的文艺要把创造性、创新性作为衡量作品价值的主要标准,考察作品是否“以人民为中心”以及是否继承了民族文化传统和审美标准,在经济元素能够掌控文艺的时候是否能坚持把思想和艺术标准放在第一位,这样才能够创造出力作,甄别和筛选出精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