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伯箫早期文学活动的现代性反思

2018-04-24 14:35 来源:文艺报 作者:申朝晖

  从1942年亲身体验延安文艺座谈会的盛况,到《菜园小记》《记一辆纺车》等反映延安时期的散文作品,吴伯箫是以践行毛泽东《讲话》文艺思想的主流作家身份进入文学史的书写领域。然而,通过对吴伯箫及其文学作品的深入剖析,我们发现吴伯箫是一位显示出了独特艺术个性的作家,他早期的文学活动(1938年4月吴伯箫到延安之前)蕴含着现代性的文化反思。吴伯箫早年的文学活动,又以1931年他从北师大英语系毕业分为前后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

  一

  吴伯箫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学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产生的具有代表性的知识分子,他的文学活动,是在“五四”现代文学革命的促发下开始的。

  1919年“五四”运动传到山东时,吴伯箫正在曲阜师范学校读书,他积极响应“民主”与“科学”的时代风尚,参加学校里组织的各种反日活动,并开始阅读《新青年》作家群的白话文学作品,如高语罕的《白话书信》等,但他在写信与写作时,还是采用文言文,所以说,吴伯箫这一时期对新文学革命的理解与接受还是一种被动的、盲目的跟风行为,但白话文学的观念已经根植在他的头脑里了。等到1925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后,在教国文的黎锦熙先生及白话文学作品的影响下,吴伯箫开始“学着用白话写作”,从这一时期开始,新文学活动对吴伯箫而言就是一种有意识的自觉行为。

  1925年进入北京师范大学,吴伯箫先后参加了“群新学会”、C.Y.等进步群众组织,他的白话文学写作,就是从为社团编写传单开始的。传单是用“简短的文字代替直接口传,不会发表在报纸上;限于时效,也不编入定期的杂志书刊”。所以,“到现在连片言只语也没留下”。但这种“准文学”的练笔之作,却是吴伯箫散文创作的起步,为吴伯箫日后“质朴无华”的散文风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吴伯箫在北师大初期,和同道中人一起创办了进步刊物《新生》《新时代》(都只出了一期),负责编写稿件。在校期间,他还亲耳聆听过鲁迅的演讲。1930年,吴伯箫又跟曹未风、成启宇一起创办了文艺性刊物《烟囱》,沿袭着写传单时期的犀利笔锋,用以“抨击残暴,作正义的呐喊”。吴伯箫为这个刊物编写的稿件已经具备了散文的基本特点,“有点半成品的样子了”。

  但吴伯箫这一时期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创作,是从他的日记写作发展而来的。吴伯箫1925年到了北师大以后不久,就开始用白话文写日记。1926年4月初,他在学校自习室看到同桌杨鸿烈为商务印书馆写小册子,在杨鸿烈的引导与鼓励下,吴伯箫将自己的一则日记寄给了《京报副刊》。1926年4月12日,吴伯箫的日记《清晨——夜晚》在《京报副刊》上刊登出来,这是吴伯箫第一次公开发表的散文作品。以此为开端,到1931年夏天大学毕业,吴伯箫先后完成了以《街头夜》《塾中杂记》《病》等为代表的41篇散文,7篇介于小说与散文之间的文学作品(如《花的歌颂》《痴恋》《昨日》等),3首诗歌(《希望》《夏之午》《恳求》),1篇杂文《打倒袍褂》,散见于《京报副刊》《新中华报》副刊、《世界日报》副刊、《华北日报》副刊以及《现代评论》《骆驼草》等新文学报刊杂志上。

  吴伯箫在大学阶段的文学作品,从“换取稿费解决生活困难”的目的出发,虽然作品内容上不自觉地“对比光明与黑暗, 写贫富悬殊, 贵贱差别, 内心不平”,但这种思想认知是朦胧、模糊的。吴伯箫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从文体上看,在艺术散文之外,尝试过小说、诗歌、日记、杂文;从风格上看,带有刚刚踏入社会的青年学生的苦闷与感伤,“意象驳杂、情趣殊异”;从作品的质量上看,并不尽如人意,投出去的稿件“不顺利的时候十居七八”。

  从总体上看,吴伯箫在北师大求学期间的文学作品属于练笔之作,与《羽书》时期的作品相比,不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都未达到真正的成熟,也不太为评论界所熟悉与关注。但这一时期的写作,却是吴伯箫散文创作的起步阶段,既锻炼了文笔,也开始摸索属于自己的散文风格。这一时期以《病》《涂鸦》《别前夜》《闷》等为代表的散文作品,描述了社会变革时期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精神上的迷茫与苦痛,具有浓重的感伤主义情调,体现出了西方个性解放思想的影响,也开启了吴伯箫散文的现代性书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