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红点》三题

2018-04-24 14:37 来源:文艺报 作者:张欣

  版本及其他

  作为吴伯箫正式出版的散文集,《羽书》《潞安风物》之后,就是《黑红点》了。此集先后有两个单行本,一、1947年4月,新华书店佳木斯东总分店(东北书店印行)初版,定价250元。收散文11篇,序1篇。篇目:《黑红点》《打娄子》《游击队员宋二童》《化装》《一坛血》《文件》《“调皮司令部”》《战斗的丰饶的南泥湾》《“火焰山”上种树》(附录《建设边区运动》)《新村》《孔家庄纪事》《后记》。二、1950年9月,散文集《黑红点》北京版由新华书店发行,繁体字竖排,印数10000册,定价2.90元。在1947年《后记》之后增加北京版“后记”:“本书在北京重印,抽去一篇《孔家庄纪事》,添入一篇《十日记》。原东北佳木斯版正文及后记印错了的地方,都有改正。1950年4月10日,作者。”篇目如“后记”所言,以《十日记》替换了《孔家庄纪事》,还是11篇。两个单行本的封面也不同。

  作者在1947年佳木斯版《后记》中交代此集作品的由来:“这里印的11篇短文,大都是从我1944年10月到12月三个月中间所写的散文里选出来的;算是稗谷里扇簸出的一撮粮食吧,但因笔耕欠收,粮食也没到稔熟的火候。”不过,对照每篇后面的写作日期,不少篇目却并不在1944年10月到12月三个月间,有的写于1943年,有的写于1944年上半年,《孔家庄纪事》则写于1946年,“大都写于”云云,未必确切。此其一。

  其二,《后记》又云:“11篇小文章,为什么还分作两集呢?不是故意小题大做,而是想区别一下文章的内容性质:一集写敌后战斗;二集写生产。”细看,前7篇是“敌后战斗”,又 3篇是“生产”,最后一篇《孔家庄纪事》其实是写抗战胜利后张家口附近孔家庄以“减租减息、增加工资、清算斗争、扶弱济贫”为内容的社会变革,或曰农民的“翻身”。

  其三,《后记》第三段:“这些短文,除《孔家庄纪事》发表于张家口出版的《北方文化》,其余最初都是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的,有几篇被别处的报纸或刊物转载过,加上另外六篇,也曾作为一个集子编入张家口文协分会主编的《长城丛书》,因此看到不易,遂另选一下,重印出来。”这里有两点:一是“其余最初都是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的”,似不确;二是“也曾作为一个集子编入……《长城丛书》”,如果这真是一个集子,那么《黑红点》单行本就不是两个而是三个了,可惜这个集子目前找不到。

  其四,1947年《后记》最后一段:“印这样一个集子,没有什么很大的目的:有一点意思的话,就是在表明一下听了人民的领袖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后,自己朝着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方向摸索前进走得如何迟缓,并从而知所警策,期于今后继续努力而已。”这可能是本集最重要的标志性意义,即标志着吴伯箫散文写作的一个自觉转向:自觉按照毛泽东延安文艺讲话的要求写作。

  对吴伯箫而言,这种政治方向的明确至少有几方面的力量促成:194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听取毛泽东文艺讲话,1943年初“审干”遭捕及随后的党校学习。最终,政治上的“改造”带来写作上的“自觉”,《黑红点》之不同于《羽书》《潞安风物》,而又开启了以后的《出发点》《北极星》,尽在于此。

  吴伯箫笔下的敌后故事

  “到敌人后方去,把强盗赶出境。不怕雨,不怕风;抄后路,出奇兵;今天攻下来一个村,明天夺回来一座城;叫强盗顾西不顾东,叫强盗军力不集中。”这是抗战时期流传甚广的歌曲《到敌人后方去》的一段歌词。吴伯箫散文集《黑红点》有一组通讯,写的便是抗战中河北、山东一带的敌后斗争故事,其中最为人称道的两篇是《黑红点》和《一坛血》,不少人正是因为这两篇通讯才知道吴伯箫的。比如罗竹风就回忆道:“我对吴伯箫同志的第二个间接印象,是在读过他所写的报告文学《一坛血》之后。这是专门揭露鲁西一个制造摩擦、曲线救国、残民以逞的土顽戚(迟)子修累累罪行的,当时就感觉到深刻而又生动,不亏为一篇力作,在根据地也是影响较大,流传相当广的。”

  对这两篇通讯,吴伯箫自己老年时期也有说明:“《黑红点》,事例是多方面采访的,从前方回到延安才写出来,常有人提起。《一坛血》,记的事情是听聊城专员谢鑫鹤同志谈的,谈就是一道写作过程,我记录整理之后又送他看过,当时作为电讯稿发到各根据地,知道那篇东西的人就比较多。很多同志认为我在山东打过游击,大概就是从《一坛血》引起的。”这里“多方面采访”“从前方回到延安才写出来”“听聊城专员谢鑫鹤同志谈的”云云,经细读原文和查阅资料,可判断为是1939年春从晋东南回到延安后、特别是1943年到中央党校学习期间采访相关人员而写作,因谢鑫鹤1943年11月后确有到中共中央北方局党校、延安中央党校学习的经历,而作品中的故事亦多发生于1940年前后,属于抗战中后期的事了,这与《潞安风物》有所不同。

  写这组敌后斗争故事的1944年,吴伯箫正在延安中央党校第三部学习。

  故事性强、英雄形象、调子乐观,是这组故事的特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