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语境中的汉语文学价值

2018-05-14 08: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岳芬

  在世界文学的语境下,中国文学具有独特的价值。就语言符号的特性而言,作为中国文学媒介的汉语属于表意性语言,复杂、形象的表意特征组成了精妙的文本系统。表意性语言赋予中国文学强大的内在生命力,它从厚重的历史中汲取养分,又反哺于后世,使其在世界文学史上始终绽放独特的光芒。

   

  在世界文学的语境下,中国文学具有独特的价值。就语言符号的特性而言,作为中国文学媒介的汉语属于表意性语言,复杂、形象的表意特征组成了精妙的文本系统。以表意性语言为基础的文学作品不仅形象生动,而且蕴含精妙的结构、变化出多样的体裁。表意性还赋予中国文学浓郁的自然特质,展现中华民族共同体最本真的情感。中国文学借此彰显出其他语言文学形式所不具备的内在生命力和持久的延续性。

  汉语文学的表意形象

  在心理学上,相较以逻辑记忆为基础的抽象的字母文字,汉字具备更丰富的情绪记忆功能(或者说情感记忆),由情感记忆组成的作品也能够更为直观地影响读者的主观情绪。中国文学因而显得更具体、更形象,也更容易唤醒集体潜意识深处的情感。

  以诗歌为例,中国古代诗歌强调核心意象,诗歌的中心往往集中于某一个词上,如“落木”(无边落木萧萧下)、“独”(黄昏独上海风秋)、“空”(夜静春山空)等。受到中国自然环境的影响,读者一看到“落木”便会立刻联想到秋天。“独”字在字源上便被认为是孤独的,《说文解字》将该字解作从犬性好斗、喜欢独居。“空”原本指洞穴,佛教传入中国后,它又被赋予更丰富的宗教内涵,因此,这个字一旦出现在诗歌中,便会引发读者对禅玄的无限思考。在进入经典诗句以后,这些词的表意功能被固定下来,再经过历史的积淀,逐渐成为被广泛接受的特殊意象,并能在读者心中激发相同的情感。

  这些背负了“特殊使命”(特定意义)的词被反复运用于不同的诗歌,却承载起相似的记忆,甚至成为民族集体潜意识精神的一部分。每当这些词汇出现在文学作品中的时候,读者便很快可以把握作品的情感基调,既不会偏离作者的本意,也不会因过于抽象的语词而对诗句产生隔阂。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强调诗词有“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两种境界,从表意性角度来说,这两种境界即是对语言表意性特征的拓展。“乱红飞过秋千去”中的“红”,让人直接联想到红花、红色。如果用表音语言的词语(如“red”)来代替,势必又“隔”了一层,读者在领悟诗歌的含义之前,需要先将抽象的表音字符转换为形象的红花、红色,才能进一步品读诗意。

  表意文字还原了被表音文字抽象化的词语,使之更接近人类的感官和直觉,从而也拉近了主体与被描绘物(既包括客体,有时也包括主体)的距离。表意功能尽可能地保留了语言最本真的自然属性和目的性(语言最根本的功能是表意的),无论是语言的使用者还是受众,都能以最便捷的方式把握语言的内涵。

  汉语文学传播延续的优越性

  从民族文化传承的角度来说,表意性功能对于一个民族历史的延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现代阅读者可以毫无障碍地理解上千年前的文学作品,即便这些作品是用古文写就的,甚至通篇充满着古奥的词汇,也仍然不会影响现代读者对文本核心内容的把握。在这一点上,汉字不仅优于以抽象字母为基础的语言,还有利于思想和文化的传播与延续。

  从甲骨文到金文再到隶书、楷书,汉字的演变并没有因时间的推移或社会政治的变革产生断裂。相反,在结构、读音等方面逐渐丰富和完善的同时,汉字在本质上保留它的表意性功能,在形式上则发展为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的特征。尤其是一些基础常用汉字更是保持了惊人的稳定性,如人、木、禾、田等字,这些字既是汉字的基石,又是汉语文学的基础,它们象征中国人对宇宙万物的恒久认识。在传说中的仓颉造字之后,中国祖先对世界的理解便被铭刻于文字之中,随着各种文本形式流传下来,并且在后世的集体心灵中不断复现,尤其是那些亘古相传的文学作品更保留着祖先的记忆、情感和品格。

  语言文字具有强大的铸造力量,积累了庞大的潜意识内容,历史记忆随着民族的自然生息代代相传,汉语文学也因此具有鲜明的集体性特征和生动的复杂面貌。在那些优秀的经典文学作品中,几乎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代社会,任何一个词语的背后都可能牵涉到一长串的历史传奇或神话故事。

  汉语文学在传播与延续上的优越性主要是因为汉语的形式简洁和蕴含丰富。形式简洁使得汉语文学朗朗上口,便于记忆和流传,无论是《诗经》还是后来的乐府与绝句,都得益于汉语的简洁性才会历经千年而流传不断。蕴含丰富则使得汉语文学可以适用于不同时代不同的接受者群体,用以表达自己的体验。从这个角度来说,语言文学成为表现社会生态变迁和意识形态流转的重要因素。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