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艾黎:架设杜诗西传的桥梁

2018-05-15 08: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严晓江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路易·艾黎(Rewi Alley)来自新西兰,在中国生活长达60年,不仅为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且致力于传播中华文化。艾黎对唐诗情有独钟,尤其推崇杜甫的诗歌,并且充分认识到杜诗的经典价值。1962年,艾黎专门为介绍杜甫及其诗歌而译的《杜甫诗选》(Du Fu Selected Poems)英译本由外文出版社出版。这一译本在杜诗英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对在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背景下,促进中国文学经典作品的对外传播具有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系统译介 选材丰富

  杜甫被誉为“诗圣”,杜诗代表了中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传统的高峰。英国汉学家理雅各(James Legge)、翟理斯(Herbert Allen Giles)等均曾翻译过杜诗。但这些零散收录在汉诗英译选译本中的译文,尚不足以反映杜诗的艺术风貌和文化意义。艾黎选择翻译杜诗,是因为他深刻认同其中所体现出的中华民族仁爱、宽容、坚毅、刚强的文化性格。艾黎的系统翻译使杜诗在英语世界受到了更多的关注。《杜甫诗选》英译本多次再版,至今仍是我们学习和研究杜诗英译的宝贵资料。

  杜诗题材广泛,体裁多样,风格沉郁顿挫,被称为“诗史”。艾黎选译了100余首较能反映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图景和杜甫思想内涵的诗作,按照时间顺序编排,涉及社会矛盾、民生疾苦、战乱灾难、亲情友情、生活旨趣等内容。在选诗体裁上,主要包括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五言绝句、七言绝句,五言古诗、七言古诗。艾黎将杜诗作为一个整体向西方读者译介,引导他们了解当时的社会现实,感受杜甫的精神世界。

  散体译诗 以神统形

  中国古典诗歌言简意丰,汉字之间的平仄搭配、节奏起伏、音韵抑扬相得益彰。英语单词的音节构成不规范,诗行长短不均,译诗很难保持与原诗的形似。古诗英译大体上有韵体和散体两种形式,韵体译诗更能体现诗歌的音美和形美,散体译诗更能自由表达原诗的基本内容。艾黎打破了杜诗的形式束缚,采用散体翻译,不追求押韵,不限制诗行长短和每行单词数,希望能够让目标语读者领会原诗的主要信息,从而能在更大范围内传播杜诗。作为一名现代诗人,艾黎兼顾了西方读者的阅读习惯以及当时的主流诗学观念。产生于19世纪下半叶的自由诗在英语世界逐渐盛行,并且成为20世纪西方诗歌创作的主要表现形式。这种诗学倾向显然给艾黎的翻译带来了一定影响。

  艾黎深刻理解杜诗的精神要义,不惜弃形存意,将原诗神韵熔铸于译诗形式中。《登高》一诗描写了杜甫登高仰望江天秋色之际,慨叹唐朝的开元盛世一去不复返的悲哀之情。颔联“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是千古佳句。该句对仗工整,朗朗上口,叠词“萧萧”和“滚滚”增添了一种沧桑感。艾黎将它译成了“falling //Leaves rustle as they come through// The air; the Yangzi seems endless// With its waters rolling on incessantly;” 译诗扩充成四行,诗行内部的语法关系清晰可辨,“as”和“with”体现了英语造句的逻辑严谨,“falling”和“rolling”形象地勾勒出树叶纷纷凋零的样貌以及长江滚滚东流的气势。虽然译诗不像原诗的行文那样错落有致、节奏铿锵,但是苍凉悲怆的气息并未减弱,译诗形不在而神尤存。译诗能否成功,形式固然重要,但传情达意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苛求韵律和对仗,就会导致因韵害义、因形害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