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文学学者是世界的仁者

2018-05-21 08: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耘华

  民族、语言、文化,三者相互缠结,形成了世界上最坚固、最难逾越的精神壁垒。它并非耸立于个人或族群的生命之外,而是透显在每一个个人的生命之内,有时候像空气,舒之弥四海,卷之不盈怀;有时候却像钢铁,冰冷而坚硬,百炼难化绕指柔。它是民族自我认同的最佳黏合剂,也是跨民族交往与融通的天然阻障。这一彼此背反的二重性,造成了当代中国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之创新与发展所必须面对和处置的一对基本矛盾关系——内与外的张力。

  古与今的张力,是另一对根本性的矛盾关系。大量的研究表明,古与今并非单纯的对抗关系,古今之间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细密绵长的情感与意义之传递和互渗。“今”的发育和生长,始终倚赖于“古”的根系与风土,否则,就只能命如枯蓬,飞得任性,却也失去了自我主宰的定力。不过,倘若对于古老的传统抱残守缺、痴迷过度,“古”也会窒息“今”的更化和新生。历史已经千百次地显明:从来就没有铁板一块、永远自身同一的民族性。每一个民族,只有当它明白了“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的奥秘,它的民族性才会如活水流淌,奔腾不息。

  对于当代中国文化而言,没有哪一个时代像今日一样,内外古今的交汇融合如此复杂并且极度重要。我们应该站在哪儿、选择什么作为自己立身行事的立足点和出发点?这个问题很重要,值得每个人深思并努力给出合法又合理的答案。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面对浩渺宇宙、大化流行,我们感到不能放任相对主义的“怎么都行”(Everything will do)。我们的精神世界始终要有一个方向——任何时候都要坚持以人为本、天人和谐的人文主义情怀和理想。关心人,关心人的身心和谐,关心人的幸福、尊严和自我价值之实现,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合奏之中,努力走在建设人类精神共同体的最前沿。这应该是比较文学研究的根本目标。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