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时代生活中坚持 “中国精神”方向

2018-05-24 10:02 来源:文艺报 作者:陈培浩

    1942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主持召开文艺座谈会并发表了影响深远的讲话。《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从立场与世界观、方向与性质、普及与提高等方面提出了创造性论述,成为毛泽东文艺思想乃至中国社会主义文艺的纲领性文件,深刻地影响了20世纪中国文学的走向,也成为塑造“当代文学”生产机制的奠基性话语。《讲话》是基于特定历史时期文艺主要矛盾而作出的科学论述,在新时代背景下纪念和学习《讲话》,绝非机械地套用《讲话》的全部判断,而是辩证地把握《讲话》论断背后的文艺思想方法。

  一

  《讲话》的生活源泉说可谓耳熟能详:“人类的社会生活虽是文学艺术的惟一源泉,虽是较之后者有不可比拟的生动丰富的内容,但是人民还是不满足于前者而要求后者。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虽然两者都是美,但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文艺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朴素论断依然闪烁着真理的光芒。今天对这个科学论断的学习不仅是把它作为教科书般的文学理论来重温,更要跟文学现场结合起来以扬清激浊。

  新时代的文艺应反对造假的生活、片面的生活和缺乏方向的生活。所谓造假的生活是指很多作家在对生活缺少深入了解的情况下对生活现实的随意编造以及把某种生活现象夸大为整体性生活的写作倾向。在不少消费化的畅销小说中,极度物质化的都市生活场景充斥其间,从中我们看不到复杂生活的其他面相,这就是生活的造假,用一种刻意营造的生活来替代真实生活本身。还有一些作家,他们对生活的理解比较片面和机械化,缺乏应有的纵深,作品提供的仅是同步于生活的表象碎片。《讲话》强调文艺源于生活的同时要高于生活,这里的“高于”既是艺术上的更集中、更强烈,也是思想上的更典型、更理想。这意味着文学必须对生活表象进行合乎艺术和伦理逻辑的重构。即使是很多著名作家,他们的写作在艺术重构方面都遭遇了滑铁卢。有的作家热爱世界赞美生活,这当然值得提倡。但是我们最不缺的便是对生活廉价的赞美,不能深入到新时代生活的内在结构去赞美,流于表象的赞美同样不能“高于生活”,同样不是有益的现实主义。

  还有另一种写作,对生活也有深刻的观察,在艺术上也不乏独到的追求,这种写作醉心于指出现实的病灶、荒诞和虚无,但于虚无的拯救方面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作为,这种写作提供的是缺乏方向感的生活。缺乏精神方向构成了现代主义文学重要的困境和危机。现代主义文学说出了存在的虚无却陷于颓废的深渊。身处总体性崩溃的现代性背景下,小说除了说出,还必须努力去确认。寻找源于生活的写作方向感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