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文学高峰离不开广大读者

2018-06-04 14:50 来源:文艺报 作者:尚书华

  文学作为文化的一种样式,与广大人民群众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人民创造了文学,文学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生活。

  不同的时代,文学发挥着不同的作用。经典的文学作品具有跨越时空的不朽魅力,从而给予人们一种阅读的审美快感和精神力量。文学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繁荣必将对社会产生广泛深远的影响。

  20世纪80年代,文学以前所未有的态势,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在中国大地上奔涌激荡。一位位新老作家,怀着对党、国家、民族负责的精神,饱蘸激情,奋笔疾书,写下了一篇篇呼应时代、解放思想、讴歌改革、引起思考、唤起士气的文学作品。《沉重的翅膀》《新星》《花园街五号》《人生》《陈奂声上城》《芙蓉镇》《人到中年》……这些作品在当时篇篇引起轰动,一次次掀起阅读热潮。且不说以《人民文学》为领衔的国家重点文学期刊,发行量都在数十万册以上,就连一本普通文学杂志的重阅率也是极高的。你借我借他借,你读我读他读,往往一本杂志很快由新变旧。广大的中青年读者乐此不疲,以阅读为欣、为悦、为时尚。有人说,这种现象主要是因为当时电视、互联网没有普及,阅读成为很多人的娱乐方式使然。其实并不尽然,重要的是作家们从个体经验中走出了自我,站在了时代的前沿,站在了人民中间,思民众所思,想民众所想,作品深刻触及了那个时代的矛盾,典型表现了人民的心声,因此才唤起了如此众多的读者,点燃了他们对文学的狂热痴情。

  如今,很多作家抱怨,文学边缘化主要是来自新媒体的冲击。他们认为,是新媒体铺天盖地的信息和超强的娱乐功能分流了以往的读者群,致使文学成为昨日黄花。当下,文学作品缺少读者是个不争的事实。可完全归罪于新媒体的冲击亦有失公允。坦率地讲,中国文学读者流失已不是一个短期现象,20世纪90年代中期,文学在逐渐萎缩,大量的读者为什么纷纷放弃了文学?是文学人老珠黄失去了往日风采,还是读者移情别恋另寻新欢?这是一个值得社会关注的问题,也是一个需要作家队伍和文学工作者反思的问题。

  应该说,读者是文学的另一半。正如观众是戏剧的另一半一样,倘若失去观众,即使再好的戏剧也如同在排练场演出,体现不出真正的价值和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讲,文学高原和高峰的构建,是离不开读者的。读者是最基本的成分,是岩石和土壤。作家是树,根扎在土壤和岩石缝隙中。树的高度取决于岩石和土壤的托举,不然只能是长在平地上的一棵普通植物。当然,读者是分层次的。不同水准的读者簇拥着不同水准的作家,形状如金字塔,底阔顶尖,牢固扎实。作家引领了读者,读者成全了作家。

  不错,多少年来,我们的作家普遍是努力的,创作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可就目前而言,坦诚地说,我们的机制是缺少活力的。无论是专业作家还是业余作家,很多人囿于自己的圈子里自我热闹着,谈着自以为深刻奥妙的话题;讲着自以为大众读者都会感兴趣的故事。研讨、评奖、出版装帧越来越精美的书籍……与此同时,文学原如章鱼长长的触须,从曾经抵达的地方悄然缩卷了回来,文学期刊订阅数越来越少、报纸副刊的坚守越来越难,出现了圈子里人写、圈子里人读、圈子里人评的现象。究竟是文学疏远了读者,还是读者疏远了文学?

  其实,阅读从来都没有停止或减弱。就目前而言,阅读的队伍之大、人员之众均是空前的。只不过阅读的大多不再是传统的纸媒作品,而是互联网和手机微屏。近十几年来,网络文学异军突起,每天有近亿文字网上贴发,读者(粉丝)数千万,兴趣不减,跟读不懈。相比之下,传统文学作品不乏偶有佳作,却不能吊起众多读者的胃口,少有关注,反响平平。面对这样一个状况,传统文学是任其萎缩自己的领地,还是积极顽强的自我救赎,则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三四十年前,无论在车站、机场及所有公共休憩场所,看书、读报的人比比皆是。而如今,谁若在这些场所捧本书看、捧本文学期刊阅读,则会普遍被认为是另类或落伍者。似乎只有那些盯着手机的“低头族”才是主流和时尚。没有做过调查,不敢妄自断言在互联网上阅读传统文学作品的有多少读者,倘若占有相应比例,该是让人很欣慰的事情。

  试想,一个普遍不热爱足球的国家,怎么会培养出世界一流的球队?一个普遍缺少音乐修养的民族,怎么会造就出世界级的音乐大师?同理,一个普遍缺少文学修养的民族,怎么会构筑起具有世界水准的文学高峰?由此说来,大众阅读是文学的生存之本,更是发展繁荣之动力。

  阅读,是一种在文化认同、文化自信基础上的文化自觉。如何吸引文学的大众阅读,最重要的还在作家一边。这好比面对众口难调的顾客,厨师只有拿出绝技,做出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才能把挑剔的顾客吸引过来。顾客的点赞无疑是对厨师的一种莫大鼓励,而受到鼓励的厨师一定又会尽努力把更好的“作品”呈现给顾客。这样一来,假如相关部门时常举办一些“读者恳谈会”、“作品赏谈会”等活动,就会更好地加强作家与读者之间的互动。这是我们共同企盼的一种文学创作与阅读的新局面。

  新时代赋予了文学新的使命,文学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作家和文学工作者只有责无旁贷的肩负起这历史的重任,写出更多无愧于民族、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好作品,才能引导千千万万的读者一同构建起具有世界水准的中国文学新的高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