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的中国童年精神书写(15JZD039)

2018-06-07 08:30 来源:《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利芳

  ◤当我们朝向童年生命时,所有面对者的灵魂都可能会是震颤的,内心都应该是柔软的。是否可以说,童年,是人类回归完全认同、实现情感共鸣的最理想通道?

 

  中国童年精神主要形成发展于与孩子相关的文学艺术事业中,如儿童文学、儿童影视作品、动漫游戏等,其精神内容与文化思想可以广及延伸至儿童生活的各个领域,甚至辐射到成人社会。童年精神自身是个历史范畴,它基于人类对童年问题的自觉发现认识而成立,在世界范围内的推进也就不到四百年的时间。中国古代思想宝库中有珍贵的对童年精神价值的经典阐述。但系统的、作为一种学科话语奠基与建设的“童年精神”则主要产生于“现代中国”,至今发展有百余年的历史,主要集中于儿童文学领域。

  童年是实现人类认同的理想通道

  新世纪以来,随着我国原创儿童文学及童书出版事业的迅猛发展,以“童年”为价值核心的文化现象与文化产品愈益丰富多元,与此同时,社会、学校及家庭,乃至儿童自身对儿童教育与发展也日甚一日提出更高的要求。因此,以“儿童”为中心的文化建设也切实面临着“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基于此,“中国童年精神”的提出与强化便是一个迫切的时代性课题,特别是,联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思想,激发立于童年维度的文化创新创造活力,以促进世界范围内始于童年的“民心相通”,更显示这一学术命题的中国性内涵。

  童年精神生长于童年生命内部,但它却是一个观念生成的过程,即它是一种文化建构。支撑童年精神内核的是社会之于童年的价值观念,具体到儿童身上我们称之为“儿童观”。儿童观的本质规定性就是它的社会文化实践特征,它决定了提供给孩子的精神产品的基本价值属性,这些精神产品的意识形态属性不言自明。毫无疑问,当我们讲童年精神的时候,应该是儿童观在现代意义上已经发展进步到一定水准的产物。

  就人类发展史来看,我们在一些经典的儿童文学艺术作品及其形象中能够体悟到作为童年精神存在的区别性特质,它们独有并主要存在于与儿童相关的艺术形态里,这正说明其艺术创造通道的唯一性与独创性价值。童年,这是一处人类可以获得并创造精神价值的富矿。这一财富携带着原始的、本真的、自由的、透明的、温暖的、弃恶扬善的、昂扬向上的、以爱为灵魂的意义元素。世界无论哪个角落,人类所坚守的、达成共识的基本价值观与准则底线,均不外乎这些高贵的精神品格。它们原本就由童年期而发端,是童年生命内存的天然价值质素,也是人类文明进步自觉的价值选择。当我们朝向童年生命时,所有面对者的灵魂都可能会是震颤的,内心都应该是柔软的。是否可以说,童年,是人类回归完全认同、实现情感共鸣的最理想通道?

  儿童文学中的民族精神特质

  童年精神是人类与世界精神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它的创造却来自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国别与文化区域。今天我们讲文化自信,讲提升全民族的文化创新创造活力,我们特别要重视的是来源于童年的这一部分情感与思想的力量。世界范围内童年精神的内涵被不断的充盈,而来源于中国大地、来源于中国历史文化长河的这一份却是唯一的,无法复制。不过它们依然需要我们不断地去作价值阐释。

  同时,经过新时期的观念革新,至新世纪以来,我国儿童文学事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高度,且当下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发展势头。但我们要承认的是,我国原创儿童文学真正的鼎盛期还未到来,此时,我们可能最应该做的事情是理性冷静地思考,作为生长于中国大地上的儿童文学,我们之于世界的艺术贡献究竟会是什么?我们究竟以什么样的艺术品质与文学思想去向世界发言?当我们以中国的童年生活与童年资源为审美对象去生成儿童文学世界时,我们如何才能超越那种平面的、琐碎的、重复的、无实质性开拓的工作?总之,在儿童文学中,我们能够凝练荟萃的、属民族文化性格的那部分精神特质究竟是什么?

  2016年,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有史以来获得的最高殊荣。它是来自世界儿童文学界的最高肯定,其之于中国儿童文学的精神认同与文化自信意义无法估量。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授给曹文轩的颁奖词中提到:“他用美妙的笔触描绘了巨大挑战下儿童的复杂生活……他的作品不掩饰人类境况,认可生活经常充满悲剧,儿童可能遭受苦难。同时,他们相爱,能在最需要的时刻发现人性的品质和善意,从而得到救赎……曹文轩确立了一种典范……他帮助中国形成了注重儿童世界现实的文学传统(张明舟译)。”曹文轩获奖后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我的作品是独特的,只能发生在中国,但它涉及的主题寓意全人类。这应该是我获奖的最重要原因。”曹文轩能够代表中国最终获得该奖,具有绝对的必然性。这深深奠基于他自新时期以来在儿童文学创作实践与美学理念上的持续探索。他在1984年提出“儿童文学作家是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于1997年在《草房子》的后记中,又提出了“追随永恒”的儿童文学美学思想,之后又发展为儿童文学“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他用“草房子”搭建起了中国的童年文学地理空间,他表达的中国童年精神是具体的、意义丰饶的,已经联通全世界。

  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重大课题

  近年来,“中国童书走出去”、“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的意义”、“中国儿童文学的国际化”越来越成为少儿出版及儿童文学界热议的话题。随着少儿图书版权资源和自主知识产权的积累,我国在原创童书对外输出、童书插画艺术国际交流、童书创作的国际合作等领域均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绩。如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仅在2017年一个年度版权输出图书品种数量就达418种,创历史新高;浙江少儿社收购了澳大利亚专业童书出版社新前沿出版社;湖南少儿社在打造“中国童书海上丝绸之路”项目;安徽少儿社发起成立“丝路童书国际联盟”;2018年中国将成为博洛尼亚童书展主宾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崭新时代背景下,中国童书已经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板块,在参与世界童年文化建设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齐·亚当娜表示,“在未来十年内,中国可能成为世界少儿出版的最重要的力量”。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有关于人类与世界的进步。儿童是全人类的始基,他们的发展就是人类未来的发展。提供给儿童的精神产品,是对全人类未来负责的食粮。站在中国大地上写作的儿童文学作家们,他们积极思考与努力创新的,就是这样的美学挑战,其内核就是走向世界的中国童年精神。因为和平与发展依然是当今世界的时代主题,从童年维度出发建构的审美理想世界,其终极价值取向均归于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中国童年精神的书写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从文化实践到理论总结,很快就会成为一个重大的时代课题,受到世界瞩目。[本文系2015年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文艺评论价值体系的理论建设与实践研究”(15JZD039)中期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9期5版

  作者: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李利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