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入流行的“意义漩涡”

2018-06-19 0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毅衡

  学者谭光辉说:“我们研究文学史的方法,不是看文学史说了什么。而是看它没说什么。”面对浩若烟海的文学史,这是勇者的眼光,独辟蹊径而从迷津中为我们找出新路,对于一个历史书写者,没有比这更为重大的使命了。其作《中国百年流行小说与大众文化变迁(1900—2010)》(商务印书馆2017年12月版)上下两卷,近900页的巨著,是下苦工夫之作。从晚清总结到新世纪,上下110年,时间跨度大。更值得称道的是,这是一部为文学史开辟新研究方法之作。

  谭光辉所选的课题,是所有的文学史中让人颇为头痛的流行文学。小说本身就是用来流行的,是闲言碎语、稗官野史,让引车卖浆的平头百姓仰天大笑或涕泗滂沱的。因此,不流行就不成其为小说。同样,谈流行文学而不说流行,这是违反题中应有之义的“错逆比喻”。虽然有甘愿写小说而束之高阁的自命清雅者,恐怕此种做法,是少之又少。从某种意义上说,小说史就是小说流行史。

  但是,流行又是个“千面怪兽”,是个脾气不可捉摸的“狐精”。即使是负责包装明星成名的包装公司,也从来做不到一包一个准:签约十人,能成一人,已经是上上大吉,可以用来炫耀了。

  小说的流行,其规律更是无从捉摸。可以看到许多文学史家在流行的“漩涡”里打转:一边说大众的趣味决定了叙述的流行,一边又不得不说小说的流行决定了大众的趣味;一边看到流行小说使出版商趋之若鹜,一边又不得不看到出版商用各种手法制造流行;一边找到证据说流行小说决定畅销榜,一边又找到证据说小说之流行被畅销榜决定;一边明白文学史应当重视流行小说,一边又责怪文学史过于被流行小说所吸引;正在说小说为了普及更多读者,它的使命就是流行,同时又说小说一旦流行就不得不“俗”,因此追求流行就是“媚俗”;前面说批评家不应当忽视一个时代大众的共同想法,接着又说分析大众风尚并不是文学史家的任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