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诗歌的生命之根

2018-06-27 15:26 来源:文艺报 作者:普驰达岭(彝族)

  诗歌是传承千万年的独特语言艺术形式,写诗始终是一件与人为善的事情。好的诗歌可以让我们体恤时光,开掘生命之生机。诗歌应当有力量唤醒生命的生机,弹拨沉睡在我们胸中尚未响起的琴弦,照亮我们的生命。在全球化语境下,少数民族诗歌创作应该不断强化民族特色和生命活力。

  有根才有叶

  在半个多世纪以来,少数民族诗歌在创作实践中继承了民间口传文学的传统,书写了独特的民族文化,彰显了独特的诗格与诗品。少数民族诗人大多表现出对故土及民族文化元素的关注,饱含着皈依故土的深情。对故乡的挖掘是少数民族诗人进行诗歌创作的重要路径。

  当下中国少数民族诗歌创作,必须站在母族的文化根基上,才能有力生发或创造属于自己的诗歌创作道路。以我自己所处的彝族为例,彝族古老的文化滋养着一代代诗人。举奢哲的《彝族诗文论》和阿买妮的《彝语诗律论》等彝族诗学著作影响深远。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大批彝族诗人开创了彝族诗歌新局面,许多诗人选择用汉语进行诗歌创作。彝汉双语的杂糅性、浩如烟海的彝族古典文献、彝族长于抒情的诗歌传统都给予现当代彝族汉语诗歌以丰饶的养分,使得彝族诗歌不断繁荣发展。

  在我看来,诗歌是诗人信仰故土的精神皈依。一个少数民族诗人,只有充满对本民族的深情和爱意,他的写作才变得更加有意义。只有固若磐石地忠贞地站立在这片土地上,寂寞的酒杯才会孵化出诗人的深刻思考,阳光普照的山脉才会煅打出个体诗写的骨骼与灵性。根就是生你养你的那片故土上延承或鲜活着的一切文化元素。写诗其实是在写文化,就看你怎么把故土文化元素进行审美观照后入诗,将作品写得具有文化的厚度。可以说,根,是我们永远写不完的诗。任何作家或诗人,无论他置身于任何时代,有根的创作都能使他的文本充满生命。抛弃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之根,对一个少数民族诗人来说,是很要命的。没有那本来的根,哪来独具个性的诗歌佳作。

  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我们强调民族性,并不意味着这是对世界性的放弃。恰恰相反,少数民族诗歌在创作中,要兼顾好民族性元素与世界性视野。

  对于使用汉语写作的少数民族诗人来说,如何保持民族性确实是一个挑战。在我看来,即使是用汉语写作,少数民族诗人也必须把本民族原有的思维方式精准地表达出来,倡导一种根性写作。诗人们要不断强化民族诗歌美学的自觉性,深入本民族文化的内部,不随大流。在很多少数民族诗人的作品中,其诗歌语言澄澈,情感洁净,充满仪式的庄严感及神性特征,这就鲜明体现了民族性色彩。

  但与此同时,少数民族诗人又必须跳出本民族的疆域来写作,用世界的眼光来书写和打磨自己的“根文化”。回归民族文化之根,又要跳出民族视野,用世界的眼光打量世界,才会具有人性的审美与良知的观照。坚守民族文化之根,同时用世界的眼光打量多元的文化,一个诗人发出的声音才会有力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