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位移与儿童文学概念的再认定

2018-06-27 15:42 来源:文艺报 作者:冯 臻

  理想的儿童文学,是成人与孩子之间对于这个世界理解的一种审美沟通。经由儿童文学的审美通道,将人之为人的核心价值以真实、正确、真诚的方式来实现儿童与成人之间的有效交往。

  这十余年来,儿童文学作品的创作和出版,进入了一个蓬勃的发展阶段,因此有了中国儿童文学进入黄金时期的说法。确实,儿童文学以及其他类型的童书是出版领域的亮点,同时中国原创儿童文学无论在作品数量、质量、创作队伍以及受重视和关注的程度上,也都超过以往,但是在这股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热潮中,还需要围绕着对儿童文学概念的厘清与认定,对某些创作现象予以冷静的思考。

  我们知道,童年作为一个文化概念从人类社会中凸显出来,至今还不到400年的历史,而自觉为儿童创作的、具有现代意义的儿童文学的出现与发展大概有200余年的时间。作为文化概念的童年,其疆界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着社会历史的变革而不断发生着位移,童年概念的不断位移,自然也影响着儿童文学版图的变迁。纵观中国儿童文学在各个历史时期的演变与发展,无不与成人对童年的认识与阐释(也即儿童观的演变与发展)有着密切的关联。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上,对于儿童文学是什么的探讨一直从未停止,而且主要是以儿童文学的价值这个角度为切入点。比如儿童文学要“引导儿童向上、启发其良知良能”;要“给儿童认识人生,构成了他将来要做一个怎样的人的观念,助长儿童本性上的美质”;要“告诉儿童真的人、真的世界、真的道理”;儿童文学要“承担着塑造未来民族性格的天职”;儿童文学的使命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儿童文学要“为孩子一生打下精神底色”,等等。其蜿蜒而来的是从以成人为主导的教育性为宗旨,到凸显“童心”以“儿童为本位”的路径,呈现了童年观的发展与变迁,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儿童文学写什么、怎么写的问题。

  以“童年本位”的儿童文学是“一种自觉地全方位服务服从于中国少年儿童精神生命健康成长的文学”,观照了当代中国少年儿童的生活、情感、内心世界与精神维度,可以说为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对童年的书写托起了文化内涵、精神品格与审美追求的高原。然而,在当下的儿童文学作品以及在一些创作中,我们也不难发现,存在“儿童本位”的偏狭化倾向。在这些作品中,为了把儿童形象放在中心位置,成人形象往往不是被卡通化、漫画化,就是作为对立面,成为孩子压抑、痛苦、悲伤的渊薮。这些作品中的父亲总是冷漠的、蛮不讲理的,母亲总是唠叨的、歇斯底里的,老师总是愚蠢的、迂腐荒唐的,社会上的成人总是险恶的、别有用心的,等等。不可否认,儿童在成长中遭遇的很多痛苦与成人有关,因为尽管现代社会中成人对儿童的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不论冷漠对待孩子还是过度关注和爱护孩子,都会对孩子造成束缚,孩子受成人监护的本质是没有改变的,只是监护的理念和方式有所变化,因此总体而言,孩子是处于成人的宰制和规训之中。既然是监护和被监护的关系,那么自然会发生矛盾,作品表现成人与孩子的冲突无可厚非,也是两者关系的某种真实写照。但是,如果为了逗孩子开心,渲泄孩子的情绪,将成人置于孩子的对立面或者将成人脸谱化、平面化,那么就在创作上缺失了深厚的向度,也片面地理解了儿童本位和童心的价值。用方卫平的话来讲是出现了“伪”儿童本位的创作取向。

  当然,通过对成人世界的警惕和反对,来彰显童心的价值和童年的本质精神,这样的儿童文学作品国外有很多,国内也不少。但如果在创作中,对成人形象只给予简单化、类型化的塑造,目的是为了增添笑料、讨孩子的欢心,起到扭曲成人而娱乐孩子的作用,这类作品的美学和价值取向是需要怀疑的,缺少儿童文学的现代性意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