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写本学研究走向纵深

2018-07-23 08: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春海 强慧婷

  7月14—15日,由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西华师范大学共同主办的“写本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2018年理事会”在四川南充举行。来自海内外的120多位专家学者围绕“敦煌语言文字与文学文献”“简帛、碑刻及写本学研究”等主题展开讨论。

  发掘写本学研究的宝库

  写本是与刻本相对的文献载体。与刻本文献的程式化、批量化和规范化不同,写本的个性化特征较为突出。大致在北宋以前,文化传播的载体主要是写本。宋代以后,刻本成为书籍的主要形式,而写本仍在很大范围内作为辅助形式存在,像《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等书也用写本的形式保存;民间文书更是大量以写本形式流传保存。

  20世纪以来,随着战国到汉晋简帛文献、敦煌写本和吐鲁番文书等的发现,大量宋以前的写本重现于世,在此基础上,写本学应运而生。近年来,受书志学、考古学方法的影响,我国写本学研究的面貌有了较大变化。一批学者从写本整体入手,发现了诸多学术新问题,写本学研究逐渐迎来了百花齐放的局面。专门从事写本学研究的机构也逐步发展起来,西华师范大学写本学研究中心于7月15日正式揭牌。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张涌泉介绍,敦煌吐鲁番文献、汉简文献、宋元以后的民间契约文书及明清档案等,都是大宗的写本文献。目前,敦煌文献有7万多个编号,徽州文书有50万件左右,这些都是写本学研究的宝库。

  西华师范大学写本学研究中心教授伏俊琏介绍,在欧洲学者的写本学研究中,从物质形态入手的相对多一些。而我国学者的写本学研究,特别是对敦煌吐鲁番文献的研究,目前主要关注写本原卷的整体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黄正建表示,目前,古文书学和写本学或写本文献学等学科都是新兴的学科,这些新兴学科之间需要互相提携、互相支持。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并推动这些新兴学科的发展,使它们成为研究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的重要基础性学科,从而为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的深入研究贡献一份力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