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词的韵断、句断与意断

2018-08-14 09: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田玉琪

  断句是唐宋词鉴赏、校勘、研究首先要面对的最基本问题,断句不当,随之相关分析得出的结论或者偏颇,或者错误。对唐宋词断句的研究,从明代词谱著作诞生、发展以来,已有五六百年的历史。由于唐宋词倚声填词的特殊性、唐宋词调词作的丰富多样性,以及词学相关理论的不健全等诸多原因,至今,唐宋词作的具体断句还存在很多问题。其中以意断与韵断、句断出现分歧时,如何点断的问题尤为突出。

  韵断而意不断

  依文意断句,是断句的基本原则,韵文学亦不例外,但与古体诗、近体诗相比,唐宋词要明显复杂得多。古体诗、近体诗的一个用韵单位,通常可以表达一个完整的语意,而唐宋词体虽然大体也是这样,但例外的情况很多,用韵不一定和语意完整有关系,比如大量的二字短韵,它们通常只能和上下文的文字连在一起才有意义。依张炎《词源》“大顿小顿当韵住” 所言,这些短韵,是歌唱时的“小住”。这种韵断,体现出的是词体特有的声律节奏。在阅读欣赏中,需特别注意词调这种韵断而意不能断的特点。

  唐宋词体的“韵断意不断”提示我们,只要是韵位,都要从韵位角度考虑断句,语意有时倒是次要的了。如杜安世《剔银灯》有三词,“夜永衾寒”词下片一二句《全宋词》断作:“写遍香笺,分剖鳞翼,路遥难到。”而另外两首分别断作:“独倚阑干凝伫。香片乱沾尘土。”“无奈别离情绪。和酒病、双眉长聚。”此调为柳永创调,从韵断的角度看,后两首断句无误,前一首明显是从文意断句。正确断法应为:“写遍香笺分剖。鳞翼路遥难到。”“剖”字用韵。虽然这样于文意很不顺,但也必须如此断句。再如《云谣集》中《洞仙歌》“悲雁随阳”词,其中“无计恨征人争向金风漂荡捣衣嘹亮”,通行本皆断作:“无计恨征人,争向金风漂荡。捣衣嘹亮。”然其中“向”本为韵字,正确断法当是:“无计恨,征人争向。金风漂荡。捣衣嘹亮。”

  如果说上面举的两个韵断例子稍有特殊的话,那么周邦彦《西河》词结二韵的韵断问题,就颇有代表性。周邦彦《西河》一调有词二首,首句分别是“佳丽地”和“长安道”。《西河》为周邦彦创调,方千里、陈允平、吴文英等都有作品,且多和作,韵断本不应该出现问题。然而周词二首的韵断,无论是万树的《词律》还是陈廷敬等人的《词谱》都出现了严重失误。万树《词律》以“长安道”为正格,结数句断作:“想当时、万古雄名,尽作往来人凄凉事。”万树所采词遗漏了一个“是”字,认为“此体无他作者”。于前人词谱断句颇有质疑精神的万树,对所采周词文本竟无任何怀疑。对此,杜文澜依《词谱》在按语中指出:“‘尽’下有‘是’字……应遵改。”《词谱》以“佳丽地”为正体,结数句断作:“入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以“长安道”词为“又一体”,结数句断作:“算当时、万古雄名,尽是作、后来人凄凉事。”实际上,周词二首中的“对”和“是”字都是韵位、韵字,都应作韵断处理。前者当断为:“入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后者当断为:“算当时万古,雄名尽是。作后来人凄凉事。”显然,对周词《西河》词调结尾数句,《词律》《词谱》都是从文意角度考虑断句的。今天的大学教材所选周词《西河》,依然还是按《词谱》的断句方式,也有很多的鉴赏分析,其中包括一些专业的词学研究者的分析,也认为《词谱》的断法更为合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