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地方性文学史料的整理与研究

2018-08-21 15: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杰

  现代文学研究离不开史料的搜集、整理与研究。近年来,全国性层面的文学史料得到较为充分的挖掘与整理,但是地方性文学史料并未得到充分重视和使用。有学者认为,地方性文学史料蕴含着丰富的信息,这些稀见资料能够为现代文学研究打开新的空间。围绕地方性文学史料整理与研究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青岛大学教授刘增人。

  地方性文学史料研究存在不平衡性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现代文学研究中,地方性史料包含哪些内容?当前地方性文学史料整理与研究的现状如何?

  刘增人:现代文学地方性史料,大体可以分为省市区级与县乡村级两个层面。前者与国家级文学史料区别不大,只是在关注范围、史料价值、影响大小等方面有所区别。地方性史料,主要包括口述型与文本型两大类别。后者除去传统的书、报、刊外,还应该包含书信、日记、手稿、照片、回忆录、广告、海报、学校文件(例如政府任命文件及拨款记录、学校规章制度、课程表、历任校长及主要干部如系主任院长之类、教师名录及薪酬数额、学生名录及成绩单特别是入学成绩、学校校址校名变迁记录、学报校刊等)、政府文件等。其中有的看起来与文学没有直接关联,但对于文坛风气、作家生活境遇、文人关系等,却有着值得认真辩析阐释特别是完整再现的价值。

  目前地方性文学史料研究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不平衡性。一般来说,文学史料发掘、整理的水平与成就,与该省市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大体相配置。东部一般优于西部,城市优于县乡。但重庆、成都、桂林、西安等地区由于历史的原因,文学史料积累非常丰厚,又兼地方政府和驻地高校具备远见卓识,动手甚早,筹划完备,给其他地区做出了榜样。重庆、西安已经把本地文学史料的研究规划为国家社科重大项目。同时,也与省地市的文化风气有直接关系。例如济南、青岛,因为有徐国卫(济南)、修方舟、臧杰、薛原(青岛)等文史研究“志愿者”的持续努力,成果可圈可点,有声有色。他们不仅具有关注地方文化的浓郁情怀,而且对于文学史料具备很好的的见识和鉴别能力,所以这两个城市几乎被历史尘埃淹没的文学史料,得到了系统地整理。

  加强地方文学与国家文学的互动

  中国社会科学网:地方性史料不仅可以丰富现有的历史解释,提供更为丰富的历史实践因素,更可以形成国家文学与地方性文学之间潜在合理的对话。您如何看待地方性史料的价值?

  刘增人:国家性文学史料与地方性文学史料,犹如一株树上的不同花果,是整体与局部的血肉关系。而且二者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互相转换的。例如,1934年田仲济在济南创办的《青年文化》后来迁移到上海出版发行,1935年王统照、老舍、臧克家、杜宇等在青岛创办的副刊《避暑录话》的合订本,就曾畅销上海、北京,老舍在青岛创作的《骆驼祥子》,也成为典型的国家级作品。当年他使用青岛“荒岛书店”稿纸在青岛黄县路撰写《骆驼祥子》的史料,也就成为标准的国家级史料。

  地方性文学史料,既带有地方的特色,也不可避免地方的局限,例如格局比较小,影响范围小,知情人比较少,遗存比较分散。山东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曾经创办过数量非常可观的文艺报刊,但因为当时条件太差,纸粗墨淡,校对不精,发行范围受到很大局限,现在许多已经无法看到全貌了。但如果要全面叙述阐释这一时期的文学风貌,这些史料是不可或缺的。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曾经以《铁道队》为名,在解放区几个文学期刊上连载,署名知侠。从故事集《铁道队》到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的演化过程,就颇值得钩沉与阐释。所以无论怎么困难,都需要学者们尽心尽力去发掘整理。在这方面,各省市区的文史工作者特别是高校的老师,负有无可推脱的历史责任。

  推进地方性文学史料发掘与整理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您看来,未来应该如何推进地方性文学史料的整理与研究?

  刘增人:鉴于地方性文学史料研究的极大不平衡性,各地政府和高校都应该把发掘、整理本地区的文学史料,作为刻不容缓的大事列入工作议程,划拨经费,安排项目,鼓励有水平、有情怀的学者,从发掘入手,以整理为纲,既有理有力地显示本地的历史性文学贡献,又在全国文学史料版图上准确地划定自我的位置。

  鉴于不少省区市文学史料工作还处在试探阶段,既缺少长远规划,也尚未组建起高效的工作团队,所以应该把系统、深入地发掘史料放在首位。在发掘的同时以及发掘工作初具规模后,应该从全国视角出发,系统整理,探访特色,提升规律,全局定位……。

  文学史料工作非常艰苦,非常艰难,非常需要经费支撑,特别需要经年累月地持续关注,十几年几十年出不了被首肯的成果都有可能。所以特别需要文学史料工作者有定力,有恒心,有淡泊名利的品格,有不被理解的心理准备。文学史料工作者,应该比其他行业的人士更懂得此中甘苦,更应该互相尊重、互相帮衬、互相理解乃至互通有无、互换心得与成果。文学史料,无论是哪个层面的史料,毕竟都是我们民族的共同精神财富,传承史料中蕴含的精魂与气节,是所有中国文化人共同的历史责任。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张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田粉红)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