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的春天”与思想解放的互动关系

2018-08-10 14:04 来源:文艺报 作者:黄力之

  2018年春,习近平同志在海南岛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变革创新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根本动力。谁排斥变革,谁拒绝创新,谁就会落后于时代,谁就会被历史淘汰。”“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思想解放的过程。没有思想大解放,就不会有改革大突破。”应该说,改革大突破是全方位的,涵盖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个方面,以审美文化即文艺而论,习近平同志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就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

  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文艺界有必要回顾40年的改革开放的历程,特别是改革之初的思想解放运动,深入认识“文艺的春天”与思想解放的互动关系,总结经验教训,创作出更多无愧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优秀作品。

  思想解放带来了“文艺的春天”

  改革开放之前,由于左倾错误的存在,在一段较长时间里特别是“文革”期间,“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占据政治正确性的位置,国人的思想受到严重束缚。

  1976年粉碎“四人帮”,1977年邓小平历史性地复出,1978年发生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这场讨论在理论上只不过是回归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常识而已,却引发了激烈的思想对峙。对当时思想僵化的现象,邓小平两次感叹:“现在发生了一个问题,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都成了问题。简直是莫名其妙!”“现在对这样的问题还要引起争论,可见思想僵化。”

  1978年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邓小平号召要“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个大解放”。在历史性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更是发出振聋发聩之声:“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

  在当时的背景下,思想解放的首要之点是什么呢?那就是摆脱一切陈旧教条的桎梏,恢复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解而不是教条理解。左倾错误之所以称为“左”,乃在于其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名义而犯的错误。当时存在的所谓“两个凡是”就典型地反映出陈旧教条对人们的思想束缚,阻碍着中国走改革新路。这样,作为社会主义制度自我调整、自我改善的改革面临矛盾关系: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要坚持,否则就不叫社会主义了;但如果固守着一度被错误解读并被教条化的内涵便不可能改革。思想不能获得解放,困境便不难摆脱。

  教条主义者不是主张“凡是”吗?邓小平机智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运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方法论去批评之,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应该像毛泽东同志说的那样对待这个问题。马克思、恩格斯没有说过‘凡是’,列宁、斯大林没有说过‘凡是’,毛泽东同志自己也没有说过‘凡是’。”“如果毛主席在世,他也不会承认‘两个凡是’”。

  其实,文艺上也是如此。倘真要搞“凡是”,那就会在逻辑上推倒“凡是”。1975年,晚年的毛泽东已经意识到了“文革”在文艺领域的破坏性后果,他提出了尖锐批评:“样板戏太少,而且稍微有点差错就挨批,百花齐放都没有了。别人不能提意见,不好。”“怕写文章,怕写戏。没有小说,没有诗歌。”“党的文艺政策应该调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