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国际儿童文学论坛:

在现实与历史之间的跨文化对话

2018-08-22 05:56 来源:文艺报 作者:徐妍 周俊男

  2018年6月14日至6月16日,由中国海洋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寇岑儿童图书馆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共同举办了“第二届国际儿童文学论坛暨第四届中美儿童文学论坛”。来自中国的朱自强、陈世明、李利芳、徐妍、徐德荣、郑伟、聂爱萍、王晶、齐童巍、周俊男,美国的克劳迪娅纳尔逊、马克·阿伦森、贝特西·伯德、贺耐娴、杜夕如、卡米拉·索利亚·特斯拉、安吉拉·索尔比,陈诗雯、刘馨雯、安妮·莫雷、黛博拉·史蒂文森,英国的汪海岚,加拿大的蔚房淑、西班牙的克里斯提娜·阿加利亚,新西兰的白莉民等50余位儿童文学研究者参加论坛。

  开幕式由普林斯顿寇岑图书馆陈敏捷博士主持。寇岑图书馆馆长安德烈·伊梅尔和中国海洋大学图书馆馆长王明泉分别致欢迎辞。论坛的主题为“跨文化儿童文学研究”,设为七个分论题:“儿童文学的评价、把关与批评”、“儿童文学与传媒的副文本解读”、“国际儿童文学与边界跨越研究”、“翻译、转换与文化代理人”、“国际儿童文学的比较解读”、“移民、移民价值观、新家园”、“视觉、交互与施事儿童”。与会学者围绕大会主题和上述议题,在儿童文学的现实与历史之间进行了跨文化研讨和对话。

  世界儿童文学的评价尺度问题

  对于儿童文学研究者而言,世界性的现实难题之一是如何重新确立儿童文学的评价尺度。

  美国纪实儿童文学作家马克·阿伦森在论文《桥梁与挑战:评判优秀的少年纪实文学》中,结合自身从事纪实文学的研究与创作的经验,质疑了美国主流儿童文学界在历史上所持的主流观点和主流评价尺度,即:将少儿文学等同于虚构文学,且假定虚构文学中的关于友谊、奇幻的故事等等主题是被儿童所喜欢的,并被视为是儿童阅读的入口。在质疑后,马克·阿伦森阐明了他的纪实儿童文学观和评价尺度,认为:与虚构的儿童文学相比,非虚构的儿童文学恰恰是儿童所需要阅读的儿童文学。其原因在于:如果说虚构文学是为了认识自我,那么,纪实文学提供的示范是如何严谨地、有原则地探求真理。对于儿童读者来说,纪实文学不应只是认识世界的必修课,而是让儿童读者相信他们可以改变世界。如果说马克·阿伦森的思考主要基于美国儿童文学界内部关于儿童文学评价尺度的分歧,那么李利芳在论文《中国儿童文学批评价值体系建构的理论构想》中的思考则基于当下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与理论批评之间的“失衡”现象。如何改变这一“失衡”现象?李利芳认为,需要重新建立“儿童文学批评价值体系”。但如何进行“儿童文学批评价值体系”的研究?主要立足中国本土语境,同时也要引入世界儿童文学关于价值问题研究的学术视野,在跨文化对话中,对世界儿童文学的共通性问题进行探讨。美国伊利诺斯州埃文斯顿公共图书馆馆藏发展经理贝特西·伯德在论文《在淘汰时代绕过“把关人”:网络世界的民主化如何推动而又挑战了儿童文学专家的工作》中,将思考目光聚焦在网络世界。他认为,网络时代儿童文学专家获得了助力,也遭遇了挑战。网络让儿童从被动的信息接收者转换为消费者。有人认为书本已死,把关人已不再重要,但他坚信这种现象只表明图书管理员的地位发生了变化,图书馆时代并没有发生改变。图书管理员依然是把关人,有能力为儿童挑选书籍,这是把关人的责任。

  文本与副文本的跨文化对话

  现实与历史之间的跨文化对话是以文本世界的跨文化对话为基点。在论坛的第五单元,与会者对具有国际性影响的历史文本和现实文本做了跨文化比较。美国马凯特大学教授安吉拉·索尔比和马凯特大学访问学者杨宁的论文《“多么幸运,地球是圆的”:谢尔·希尔弗斯坦、任溶溶与诗歌身体化》对美国诗人谢尔·希尔弗斯坦和中国诗人任溶溶的儿童诗歌的表现形式和儿童接受方式做了比较。论文作者指出:虽然谢尔·希尔弗斯坦和任溶溶是在不同社会历史环境下创作了各自的儿童诗歌,但他们的作品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且能够让儿童读者将现实中的身体经验转化为语言中的身体经验。这种语言的魔力可以更好地通过儿童身体的表现体现他们的情感,且使得不同国家的儿童跨越了语言的障碍。东北师范大学副教授聂爱萍的论文《汤汤和斯蒂芬妮·梅尔的鬼怪人物形象比较研究》主要以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为研究方法,选取当下中美儿童幻想小说代表作家汤汤的《来自鬼庄园的九九》和斯蒂芬妮·梅尔的儿童幻想小说《暮光之城》系列为研究对象,在跨文化视角下探讨鬼怪人物形象被塑造方式的异同,及其各自承载的不同社会文化隐喻。聂爱萍认为:中美两位儿童文学作家主要从容貌、服饰、体态等方面进行塑造,但又表现了不同的思想意蕴。美国儿童文学学会原会长克劳迪娅·纳尔逊在论文《20世纪中期的三部国际性小说:从街道到家庭到国家》中对20世纪中期具有国际性影响的三部美国小说——莎莉·沃森的《建国》、玛戈特的《方舟》和伊丽莎白·刘易斯的《打虎亲兄弟》做了跨文化研究和文本重读。克劳迪娅·纳尔逊虽然认同“少年帮”的传统指涉,但她更认为 “少年帮”直接指向了公民身份问题,指代了儿童或青少年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儿童的公民身份问题正成为西方儿童文学批评界越来越关注的公共性话题,该论文在这方面做了有价值的思考。

  对文本世界起着类似“门槛”作用的副文本,作为世界儿童文学研究的新现象,引起了与会学者的关注。在论坛第二单元,加拿大儿童文学研究者蔚房淑在题为“名人时代下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营销”的发言中,提请人们关注曹文轩长篇小说《青铜葵花》英译本中的作家照片这一副文本形式。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博士杜夕如在论文《迪士尼DVD版的中国故事:〈宝葫芦的秘密〉中美版副文本比较》中,选取亨利·詹金斯跨媒体叙事的批评范式和巴赫金的对话理论,对三维动画/真人电影《宝葫芦的秘密》中国版DVD(2007)和美国版DVD(2009)的副文本——电影《宝葫芦的秘密》的预告片、海报、封面、片头字幕、电影衍生产品进行比较研究,认为电影DVD的副文本为文学原著创造出新的诠释、内涵和意义,并且在跨国界和跨媒体的过程中,促进了文学作品与电影的更广泛接受。贺耐娴的论文《冥想、图画书以及全球文化流动下的“和平小猪”》将中国佛教中的“冥想”作为儿童文学的研究方法之一种,通过对图画书《和平小猪》不同版本的对比,探讨了不同文化下背景对冥想与儿童之间关系的不同呈现方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