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察、发掘、梳理与重构

——谈中国现代电影文学的价值复位

2018-08-24 08:53 来源:文艺报 作者:周安华

  在现代中国哲学、历史与文化的清理和发掘之中,潜隐于艺术特别是电影这类现代艺术中的诸种社会心理现象,以及现象背后的哲学、文化,是最为人们疏忽的,原因是相比于近代、民国那些早期电影阶段,当代电影表现出更为活跃、更为凸显的时代风貌与人文时尚的指证,因此也更吸引人们的眼球,而那些沉淀在历史烟雨中的镜头和人物,则一如匆匆过客,那番情志和背影似乎仅可用于缅怀,而深入思考、挖掘和透视,就显得很多余了。由此,迄今为止,我们仅仅看到现代中国电影的一般史料的汇集,如上海图书馆编的《中国现代电影期刊全目书志》《民国时期电影杂志汇编》、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的《中国早期电影画刊》、陈多绯编的《中国电影文献史料选编》等。它们不仅是残缺不全的(例如,当时在上海很有影响的《电影周报》就未收录其中),而且大多是期刊杂志的简单拼合,对中国现代电影的诸多领域,例如电影理论、表导演、电影文学、电影批评、电影产业经营等,都未及深入细致地发掘和把握。在这方面,《百年中国电影理论文选》(丁亚平编)、《三十年代中国电影评论文选》(陈播编)、《中国无声电影史》(郦苏元、胡菊彬著)等更有学术厚度,对现代中国电影的诸多空间进行了更细化、更具开拓性的审视,大大提升了我们对中国电影本体丰富性的认识,也使研究视域和研究方法有了重要转向和突破。

  事实上,中国现代电影文学也是一座富矿,它饱含着现代中国电影的内蕴、底气和价值,更是现代中国的哲学、社会与文化的缩影,在它琳琅满目的艺术世界,映现着整个近代和民国的风云际会、潮涨潮落与城乡社会变迁,从中不难考索出一个时代的题旨、一个民族的悲欢离合,一种艺术饱满的焦虑与拯救。

  中国现代电影文学与现代小说、现代戏剧渊源颇深,它以新兴艺术的稚嫩和朝气吸纳多种文化艺术滋养,与之水乳交融,并建构着20世纪中国的家国话语、人文偏好,叙述着劫难重重的民族生存与挣扎,表达了其时中国影人的责任与情怀。从结构主义的范畴去看,中国现代电影文学至少包含电影文学观念(理论)、电影文学作者(编剧)、电影文学创作(剧本)、电影文学批评与传播(期刊海报)等领域,它们在社会意识、艺术美学、创作方法、评价形态与传播策略等诸多空间,构成了历史复位、学术考察和艺术探索的完整价值链,更遑论在其延展的明星研究、叙事研究、性别政治、意识形态批评、殖民理论以及文化地理学考察等方面,其缤纷无限的深化的学术落脚点、着眼点。

  由此而论,在文化大发展的当下语境中,全面勘察和发掘20世纪中国现代电影文学的生成、历史形态和丰富内蕴,首当其冲的是对其进行大规模、大范围和大力度的收集、整理和资源梳理,在确保其真实、完整和充分的基础上,建构可供一代代人浏览、研究分析与交流的现代影剧资源平台。这种关系未来的电影文学价值复位,是其学理复位、美学复位的基础,也是人文精神涵养的重要窗口。

  于此,理性主义的态度至关重要。

  首先是跨文化、跨地域的意识。伴随着被殖民和不断反抗的过程,20世纪的民族的复兴在颠沛流离、困顿与觉醒、自立与发展的历史天空演绎了生动一幕,因而于今中国现代电影文学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离散文化”的一部分,在各大洲华裔族群、东亚图书馆以及电影档案馆中都能追寻其散落的踪迹,美国哈佛大学东亚图书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等就藏有“方保罗特藏”等珍贵中国电影文献,可以说这些是20世纪中国电影文学复位工程不可忽略的空间场域与地域,也只有跨文化、跨地域的发掘,才有可能确立其历史性。

  其次,是方法论上的突破。中国电影文学资料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纸质文献,可能包含大量的视频影像、图片彩绘、素描以及手写原稿等,可能以手书梗概、大堂海报、杂志插页、名人花边新闻、报纸的电影本事等形式出现,也可能以口述历史、演艺传记的方法留存。因此,中国现代电影文学的发掘、整理工程,要采取多方法、多手段合围的策略,借助于现代数字技术、VR技术、云存储技术等,多渠道多形式有效收集、多形态复现,从而真正使其最大限度实现这些原生创作的“资源价值”。

  再次,是路径嫁接和视界复合。中国现代电影文学在文献、档案和媒介考古三个方面都有探索发现空间,它们具有互补、互证和互信性。因而,在逼视中国现代电影文学的历史语境以及历史姿态时,这些都是切实可操作的路径。比如,文献学的考据、校勘和标注方法,也适用于旧有电影文学剧本的审视整理,如此便于消灭错讹和印刷瑕疵,材料会更具说服力。比如档案研究,是指对现存的档案材料内容(包括报纸报道、政策或团体的记录、书籍、杂志、个人讲演稿等)进行调查分析,对电影文学的作者研究而言,这是最直接有效的。而作为新兴学科的媒介考古学,是现代电影研究的新途径,它打破线性史观,将电影媒介历史空间化,追求电影媒介过去与现代的并置与压缩,使我们对中国现代电影文学的观察由平面而进入立体形态。

  此外,现代中国电影文学与现代电影本身是双文本,其言说和表现各有其限度,也各有其意义,一部电影文学剧本最终在银幕上呈现与否,两者差异性如何,甚而彼此在批评框架中获得怎样的反应,这都是中国现代电影文学资料发掘和整理需要认真关切的,因为它在一定意义上,是中国现代电影文学价值性的标杆与尺度,根本上决定某些现代电影文学文本生命力的周期和状态,在延续的历史中的地位等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