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诗的仙风道骨

2018-09-05 10: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尧育飞

  20世纪40年代,李长之《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商务印书馆1940年版)系统揭示了李白的道教徒身份及其求仙学道的生活。此后,李白好游名山、热爱自然、喜欢服食、飘逸萧散的道家形象常为研究者所提及。这种对李白道家生活的形象描述还不够过瘾,美国汉学家柯睿(Paul W. Kroll)《李白与中古宗教文学研究》(齐鲁书社2017年10月版)一书尝试在李白道教徒身份基础上,深入探讨道教如何塑造其诗文。

  李白偏爱“紫”字

  作为道教徒的李白,在诗文中娴熟运用道教文献,并记载自己修炼道教的过程。令人困惑的诗篇《上元夫人》讲述的是中古道教崇高的女神——上元夫人。李白诗中频繁出现“锦囊”“紫霞”“鸣天鼓”“流霞”“天关”“金阙”“玉京”等词语,如果按照通常的字面意思去理解似乎也能贯通,但这些词语实际上均源自道教,别有意蕴。在《玉真仙人词》中有“清晨鸣天鼓,飙欻腾双龙”,此处“鸣天鼓”如果解释为敲击天上的鼓,于诗意就有违碍,实际上“鸣天鼓”是指人们四颗门牙有目的地相互叩击。道教书籍《云笈七签》认为,这种牙齿击打的共鸣声,可以帮助召唤神灵。援道入诗,在道教兴盛的唐代并不鲜见,卢照邻《羁卧山中》诗云:“紫书常日阅,丹药几年成。扣钟鸣天鼓,烧香厌地精。”在《访道安陵遇盖寰为余造真箓临别留赠》一诗中,李白记载了自己接受道箓,成为一名有特殊身份道士的过程:“为我草真箓,天人惭妙工。七元洞豁落,八角辉星虹。”中古时期道教师徒授受相当严格,故而对授道箓的师傅,李白十分感激。此外,诗中那些隐晦闪烁的词语,透露的也是道教秘传的讯息。

  明了李白的道教信仰及活动,对其诗中描述的特殊景象也就容易理解了。李白可能是最早描写太白山的诗人,同题诗《登太白峰》就有两首。李白与太白的关系,固然与其母“惊姜之夕,长庚入梦”不无关系,但太白山作为道教第十一洞天,且为唐代修道者和炼丹家聚集的隐居之所,显然更易触发李白登览及作诗的兴趣。诗中,李白不忘表达自己的道教追求:“吾将营丹砂,永与世人别。”他热爱人间,但时时想要过一个全然的道教徒的生活。

  出现在李白诗中的另一个令人瞩目的意象是紫色。1000多首李白诗歌中,“紫”的意象出现高达120例,柯睿认为这一比例远远高于杜甫、王维、孟浩然、李贺等人诗作。一句话,李白偏爱紫。在所有“紫”的意象中,李白尤其偏爱“紫烟”,有诗句作证,如“素手掬青霭,罗衣曳紫烟”“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前两句乃是嵩山上的紫烟,与促进李白修真事业的元丹丘和焦炼师有关,寓示着这些道士的家园。庐山上的紫烟在香炉峰上,似乎是很简单的自然景观,然而一旦注意到此时李白的妻子也在那里寻找道教师傅,那么这紫烟就不仅是日色照耀折射的烟气了。西晋郭璞有诗云“赤松临上游,驾鸿乘紫烟”(《游仙诗》),已将“紫烟”固化为修道者标准的附着物,而李白乃鉴取其义。道教著名典籍《黄庭经》第一章亦云:“九气映明出霄间,神盖童子生紫烟。”紫烟与修真的仙界有关,与修道者的眼神也有关联,是道教重要的意象,而李白的诗歌也常为这意象所笼罩。柯睿在对照但丁、歌德和李白之后还认为,李白将宇宙的全部光辉都视作紫色,这些紫色可令人抵达可见或不可见的奥秘的清净之所。

  李白笃信道教

  《李白与中古宗教文学研究》由6篇论文组成:《李白的超越性诗语》《李白的紫烟》《李白〈大鹏赋〉》《蜀道:从张载到李白》《登高诗:登泰山》《法钟与经幢——李白的佛教碑铭》。除去最后一篇是谈佛教与李白关系,其他各篇所谈均与道教有关,时见精妙。最近30年,国内对李白与道教关系的研究也取得长足进展。李白何时开始修道,他受过几次道箓,是否是内丹派,他服食者为何物等方面研究均取得丰硕成果。值得一提的是,柯睿的研究早在1986年就已开始,且紧密关切着道教如何影响李白的诗歌,最后又由“援佛入道”得到启示,故从佛教予以切入,此种由宗教史介入文学史的研究理路,至今仍不无借鉴价值。柯睿1986年写作《李白的超越性诗语》时曾做过文献综述,提出彼时中国学界并未正视李白所理解的道教,并尖锐指出,“实际上,以清醒的头脑来探讨这一问题的唯一中国学者是李长之,他的小部头《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贡献出两章节,对李白的一些道教诗歌给予了公正的阐述。但李长之的阐述也因其对传统道教文献的掌握不足而受到损害”。柯睿的评价是较为公允的,然而他有所不知的是,1949年以后,在林庚《诗人李白》一书诞生前后,国内研究界曾兴起一股批判李长之这一观念的运动,故此后几十年李白与道教的研究就此遇冷。而李长之对李白与道教关系的把握相当精准,至今的研究并未走出他画下的框架,不过更为精微而已。谓予不信,且引李长之评李白的一段话作结,“假如道教算一种宗教的话,我敢说从来的中国诗人没有李白这样信教信得笃的,假若我们对道教只当作一种思想看,我也敢说从事的中国诗人没有李白受思想之支配受得这样厉害的。……看他的《夏日山中》诗:‘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简直就是一个活神仙了”。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文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