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智能化媒体融合之路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唐红丽 孙美娟
2018-12-14 07:08

  为进一步探索传媒经济学的学理性与系统性,搭建中国特色传媒经济学理论与实践创新体系,12月8日,由中国传媒大学主办的“中国传媒经济四十年高峰论坛暨第七届中国传媒经济年会”在京召开。与会学者围绕“中国传媒经济学术研究回顾与前瞻”“媒体融合实践与传媒经济学理论创新”“媒体融合与新型主流媒体建设”等议题展开研讨。

  从“相加”

  走向“相融”

  党的十八大以来,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受到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2014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媒体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研究员黄楚新表示,我国目前从中央到地方,从整体到局部,媒体融合的态势已经基本形成,中央级和省、市级媒体融合工作基本完成。在未来一段时间,县级媒体融合将会是媒体融合工作的重心。另外,中国的媒体融合在用户基数、信息化基础建设和新媒体应用方面都有一定优势。

  从国家提出媒体融合战略后,媒体融合工作不断推进。中国传媒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卜彦芳认为,我国媒体融合正在从“相加”走向“相融”,处于深度融合的状态。从全球媒体融合发展趋势来看,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在技术层面处于大体相似的阶段。但由于我国与西方国家的传媒体制不同,融合方式以及媒体融合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亦存在较大差异。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支庭荣提出,目前,全国大部分媒体都迅速投入到媒体融合的实践当中,我国主流媒体在融合传播方面取得了十分明显的效果。从全球角度来看,我国媒体融合从技术、机制到具体进展都不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尽管西方媒体在媒体数字化和媒体产品付费应用方面处于优势,但中国主流媒体在新闻报道理念、传播效果和用户市场占有率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立足实践分析问题

  在具体实践中,媒体融合发展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卜彦芳提出,机构融合就是当前我国媒体融合过程中一个比较难的问题。传统媒体的布局基本都是单体的,报纸、广播与电视都是独立单位,分开、分类地进行发展。而互联网时代的媒体融合不仅包含业态的融合,还意味着要将传统媒体机构进行整合,在这一过程中存在很多现实困难。此外,传统媒体是按照行政区划来分布的,行政区划框定了市场边界。但互联网平台没有行政区划限制,为媒体行业打开了一个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传统媒体能否适应更大的市场,这也是媒体融合面临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媒体融合不能为追求市场效益而忽视社会效益。支庭荣认为,当前媒体从业人员对媒体融合发展的具体认识还不够充分,尤其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部分一线从业人员还未能清晰地认识到媒体融合在发展模式上不应只追求“赢利模式”,应该考虑怎样较好地实现收支平衡,收入和支出应该有一个合理的目标,在较好发挥社会效益前提下,再适当寻找一些商业活动的机会。

  黄楚新认为,新媒体环境下,我国传统媒体在新闻宣传方面仍然有很大影响力。但传统媒体如何在适应新媒体理念和新媒体技术的同时,发挥好传统媒体优势,是当下我国媒体融合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

  技术引领媒体融合发展

  国家媒体融合政策的实施和新兴技术的发展将会成为推动我国媒体融合发展的两大力量。卜彦芳表示,人工智能给媒体融合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智能色彩,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在未来融合过程中会在技术的引领下实现更多突破。此外,地方媒体由于资金不足、技术不成熟、人才缺乏等因素,可能无法建立并有效运营融媒体平台。国家级媒体在未来发展中可以尝试构建融媒体平台网,吸引地方媒体加盟,利用融媒体平台网将单个的地方级媒体联系起来。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破行政区划的约束,在新媒体业务层面实现更好的发展。

  黄楚新认为,未来我们要把报纸、广播、电视、网站等不同新闻载体真正融合在一起,实现新闻采写、编辑、评论一体化发展。在支庭荣看来,从发展路径上看,未来的媒体融合会有不同模式,媒体的主业和副业之间可以相互补充,更好地服务于党和人民群众的信息需求。在未来媒体融合发展中,媒体行业首先要在用户市场上找准定位,同时也要尽量利用自己的优质服务,争取到有力的政策支持。

  记者 唐红丽 实习记者 孙美娟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享
479328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