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研究范式 推动教育学学科建设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潘涌
2019-02-21 08:17

    探讨教育学学科建设及其发展范式转型,必须打通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的隔膜,推动学术理念及其下位问题的反思、话语创新和研究方法多元化。贯穿其中的根本主旨就是尊重学科的特殊个性,弘扬学术主体的创造精神。

 

  任何一门学科建设的目标都是为了自觉形成学科创新性建设和长远独特发展这样的崭新境界,而不是对学科已有格局的简单承继或对现有规模的单一量化扩张。作为兼具人文科学、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三大门类学术特征又深具自身“人本”特色的教育学学科,其建设目标更是如此。将教育学学科建设单纯局限在传统视域或学术范畴内展开并由此而界定相关的学术话语、研究方法,难免是对教育学建设的狭隘认识。

  回到教育学研究的逻辑起点

  教育学是基于教育实践的一种理论思维。教育直接面对宇宙之中最富有诸多生命元素的智慧动物——“人”,直接面对“个体人”复杂多样的全部物质结构和精神世界。因此,建立在教育实践之上的教育理论,必须面向具体生动、丰富多彩的人。与无限浩瀚而深远的“外宇宙”比较,“个体人”生命内部是无限精致微妙的“内宇宙”——囊括了肉眼不能看清的深奥至极的生理世界和绝不雷同的精神世界。教育对当代社会成员身心成长与发展的渗透性和覆盖度远远高于教育学本身的理性结构,教育与丰富多样的“具体人”之间的互动及其影响与反影响,更超越作为实践上位的抽象、概括和本质化的教育学。如果教育为特定的语境所规定而被赋予具体性、生动性和多样性,那么相对应的教育学则超越特定语境而生发出高度的概括性、本质性和发展性。如果教育者在面对动态变化、与时俱进的个体人时,只是抱守传统教育学那种“普遍性”和“统一性”的残缺,就难免减弱甚至对冲教育语境中的适切性效应——不适切于特定教育语境和具体教育对象。

  因此,重建教育学的逻辑起点就是回到具体的教育语境,从特定时代及其教育语境中的研究对象再出发,处理好深入语境与超越语境的辩证关系。一方面,深入语境需要尊重具体生命及其别材别趣,合情合理地引导其特色化的发展。另一方面,超越语境就是自觉过滤教育表象、提炼教育精华并升华到理性层面,使之获得更本质的借鉴价值乃至思想导向。因此,有必要建立“教育实践学”与“教育理论学”两个新范畴,前者是提供操作的“教育手册”,后者是辅助逻辑演绎的“教育思辨”。对教育学建设而言,教育本身输送“建筑材料”——话语、典例、数据等,它们不是现成的“理论大厦”,而是有待思想者精心设计的“理论大厦”。尤其当历史传统与当下背景出现明显落差、教育现实与教育理论之间的“思想内核”严重相悖时,教育理论对教育现实的指导往往是失效的。

  自觉意识到传统教育理论与现实教育状况之间的“时代落差”,对于教育学的学科建设具有实质性的反思价值,也是构成教育学学科建设的更真实、更本质的逻辑起点。这种理论与实践的“错位”或“部分错位”,亟待教育学术界深度创建“真理论”:从独特“个体”的教育语境出发,到一般的教育理性思维,再落实为新质教育的实践形态,最后升华为体系化的教育理论境界。这是教育理论回旋上升的独特生产链。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享
483397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