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文化原点看“小说”起源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华
2019-03-11 08:42

  关于中国小说的起源问题,历来争讼不决、难有定见。但是,如果摒弃西方“小说”观念的影响,而回到中国文学发展的本源来看,战国时期不仅已经出现了小说的成熟形式,而且也出现了有意识的小说创作。

  愉悦地游说劝告

  杨义在《中国叙事学的文化阐释》中曾提到,在进行文本批评的时候,应当回到中国文化原点。这一观点启发我们,在探讨中国小说问题的时候,也应回到中国“小说”的特有含义去进行阐释。我们目前所用的“小说”概念多受西方影响,距离传统文化语境中的“小说”概念已有偏差,而这恰恰是造成关于中国小说起源问题聚讼不已的关键所在。这点可以从字源上找到其最初的含义。

  首先,《说文》解释“说”为“释也,从言、兑。一曰谈说”。即旨在说明一个道理,这是“说”最初的含义。例如在《墨子·经上》:“说所以明也。”又如说卦、说经等。可见,讲明一个道理,是“说”的最初含义。在这一含义的基础上,“说”又引申出“说服,劝说”之义,如《史记·魏公子列传》记载的“公子患之,数请魏王,及宾客辩士说王万端”。这里的“说”即游说、劝告之意。同样的情况在《周礼》中亦有出现,如《周礼·太祝》载“六曰说”。注:“以辞责之。”《周礼》中的“说”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语言类型而被单独列出,其特点便是通过言辞表达批评、劝告之意。

  也正是由于这种批评、劝告的目的,所以“说”也自然而然地具备了“议论”和“谈说”的意义,如《广雅·释诂二》:“说,论也。”清代袁枚《祭妹文》:“汝来床前,为说稗官野史可喜可愕之事,聊资一欢。”如果前者是从语用上来界定“说”,那么此处便是从语体的角度来传达出“说”的语言特色。

  其次,“说”的原始含义中,还有重要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说”在读yuè的时候,还有“快乐,使快乐”的意思。例如《论语》中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所采纳的正是“说”的这一含义。

  以上是“说”的含义,那么“小说”又应作何理解呢,为何要在“说”前冠以“小”字呢?“小”在《说文》解为“物之微也”。即形式的短小;另外,“小”同时还常常带有某种贬义的色彩或者强调不重要,如指品质不高的人,《诗·邶风·柏舟》:“愠于群小。”《庄子·列御寇》中的“彼所小言尽人毒也”。“小”多指形式不大,或者不重要、不值得一提或带有贬义色彩的内容。如首次出现在《庄子·外物》中的:“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与“大达”并列的“小说”,即指这种琐屑的言论。

  由上面对“说”与“小说”原始含义的分析,大体可以总结出中国早期“小说”的含义。首先,这与以游说、劝告别人以接受自己的观点的议论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其次,“说”这一文体,是从游说活动中生发出来的,具有传达道理、表明立场的实际作用。再次,这种语言形式还应当具备让人愉快接受的特点。最后,这一文体不仅形制短小,且在当时并非主流文体,并长期处于被忽视的地位。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享
484530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