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具有中国气派的学术体系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波
2019-03-12 08:15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一代之兴,必有足称于后世者之一代学术。学派乃是某一学术领域走向成熟和繁荣的标志。一部学术史可谓纷呈之学派此起彼伏的发展史。而一代学术之繁荣,正得益于学派之间竞争与交融的互动张力。“运伟大之思者,必行伟大之迷途”。正是在学派的冲撞中绽开着伟大的思想道路。概而言之,一学派之厘定应该包括以下五个特征。其一,学派成员必须秉持共同的学术理论旨趣。其二,学派成员应当运用基本一致的方法进行研究。其三,学派成员应当拥有科学合理的、可供互补的、共享的学术资源。其四,学派不是若干高度相似的同质性摹本的积聚,而是既各有其独特理论个性,又享有类似的理论旨趣、研究方法和学术资源的学者共同体。其五,学派可以梳理出一条鲜明的思想轨迹,它往往不是一代而终,而是几代人学术传承的结果。

  实际上,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学派百家争鸣的盛况,乃至后来张载创立的“关学”,二程执掌的“洛学”,朱熹开辟的“闽学”,还有永康学派、永嘉学派、泰州学派等,各领风骚,不一而足。对于当代中国学者来说,如何承续前贤学脉,建构具有中国气派的一代中国学派,已经成为一个历史使命。中国思想学术流派已经迎来本土理论建设的最佳时期。

  建设具有中国气派的中国学派,首先需要一个具有高度自觉的、具有反思意识的学术核心或者学术带头人。通过学术大师自觉的引领性和战略性思考以及长期的规划,有助于建设在理论旨趣、研究方法、学术资源上具有一致性,在研究领域上各擅胜场,个性鲜明又相互支援的,梯队衔接良好的学者共同体。同时,学术带头人需要具备方法论的自觉,在共时性的当代思想史格局中进行准确的自我定位,真正澄清自己当下究竟身居何时何地,面对何人何事。只有真切体会了自己如何被从中国的土地上连根拔起,卷进原本只在西方有效的前现代、现代直至后现代意义链的交错与纠缠中,才能前所未有地感受到对自我身份的追问带给我们如此痛切的颤栗与不安。如果缺乏对中国土地的深刻理解,迟迟无法辨认自身研究的他性镜像,一直以他人的名义言说,本土学派的建构终将是“舍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托钵效贫儿”。

  中国学派的建设需要展开对真问题的开掘。观诸今之学界,好追逐风气,一时之所尚,则群起而趋其途。一人物或一专题,今日流行则研究连篇累牍,明日式微则论者门庭冷落。“知识之败,慕虚名而不务潜修也;品节之败,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短期性的、跟风附骥的研究只会浮于浅表,热炒概念,败坏知识,如何能把握研究对象的真实语境与问题?更不要说对之再作深入开掘了。记问之学,何堪对话?无所自持,何能恒久?所谓开掘真问题,一是不再与想象的风车作战,而是精准把握研究对象的论域和边界;二是不为建制化的学科所囿,善于跨越边界,寻求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抓住真问题,学派才可能真正地展开研究与对话;以问题为中心,学派才可能有创造性的成果出现。

  中国学派的建构还在于对民族立场的自觉指认。从来没有哪一个学派仅仅依靠对其他民族学术的转述和挪用就能卓然而立,自成一派的。对我国学术界而言,虽不乏学术理论创造,但从主流看来,目前介绍、阐释外来理论还占据学术研究的相当比重,这距离完全意义上的学派还有一段路要走。“粉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这是我们应该深刻反思的问题。对于当今的中国学者而言,如果亦步亦趋地跟随西方话语,结果只会在内在文化殖民中丧失自己的声音和对话的资格。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世界格局正处在加快演变的历史进程之中,产生了大量深刻复杂的现实问题,提出了大量亟待回答的理论课题。”中国学派的建设呼唤具有民族特色、独立学术人格与原创性思想的学者,深深植根中华大地的土壤,以五百年内必有思我者的学术气概,代表中国本土学术的思索与西方平等对话。我们正在经历中华民族伟大历史变革的时代,必然会产生表征时代精神的伟大学派,使独具中国气派的中国学派卓然而立于世界学派之林。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享
484615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