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进程中的公共价值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欧阳康
2020-03-13 07:14

  “公共价值与美好生活”是一个非常重要并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问题。我们可以在社会价值多元化进程和国家治理现代化这两个重大背景下来加以探讨,涉及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关于公共价值的多维解读

  在价值论的视域中,我们过去探讨得比较多的是价值与使用价值、物的价值与人的价值、普遍价值与特殊价值、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等。在对公共价值的探讨中,我们有时把公共区别于个体,有时把公共与公务联系起来,区别于私人或者私务。而在学术研究中,公共价值经常也和公共领域、公共事务、公共参与、公共精神等密切联系。

  如何更好地理解公共价值,可以借助于私人价值和公共价值,也可以借助个体价值与社会价值,还可以同时从两个方面来考量。但是当我们把公共价值与美好生活联系起来的时候,也许更应当把它看作共享价值,是一定范围内所有社会成员能够相对自由而且平等地共同分享的价值。在共享的意义上,所谓公共价值就是由政府或者社会组织以公共收入为支持,以一定的公共产品或者公共服务方式,向社会成员平等提供的共享价值。相关社会成员只要具备一定的条件,都能够自愿地免费获取自己所需要的公共物品或公共服务。

  关于公共价值的功能定位

  第一,从发生学的角度看,公共价值的生成是公共社会形成的基本前提和必要条件。人是直接地作为个体而存在的,但所有人又都有一种基本的社会性特性。在个人与社会之间,包括人的个体性和社会性之间,是通过一定的公共价值作为深层纽带来联系的。人类形成进化和发展历程,就是由自然界的个体存在物进化到群居性、社会性、高度社会化的社会存在物,并与人类文明形态发生越来越复杂多样的相关性和互动性的过程。这种持续的演进和发展过程,也就是公共价值不断生成和提升的过程。只有当公共价值伴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地生成和发展,人类从个体人到群体人以至作为类的存在,才能获得必要的社会性条件,人类独特的生活、生产、交往、消费等方式才能生成。因此,从发生学的角度,公共价值的产生、形成和发展既是人类作为人而生存发展的需要而产生,也促使了人类文明的形成,并促进其后续发展。

  第二,就其历史演进来看,在人类文明的发展、演化和进步的历史进程中,先后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社会形态。对于不同形态的社会发展阶段,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加以解读,社会价值的分化与公共价值的重组与提升,是其中的重要内容。不同的社会形态之间有传承也有变革,其中对于私人价值与公共价值的不同性质、方式和比例的配置是其重要方面。人类文明进步的总体趋势是公共价值的范围不断扩大、形式不断多样、比重不断增加的过程。

  第三,从现实存在的角度来看,公共价值意味着社会价值相对合理性的分布与分配。对于特定社会来说,要能够保持其存在、延续和发展,一个基本的前提是在私人价值与公共价值之间保持适当比例的平衡。就其普遍意义而言,是让社会价值体系能够保持相对合理性,以便大多数社会成员能够生活于其中,让社会能够保持稳定。就其底线而言,一方面是要让统治者愿意和能够继续统治下去;另一方面也让被统治者愿意和能够继续被统治下去。不管一个社会的利益群体发生了多大的分化,一个社会要维持自身的存在,总要拿出一部分属于公共产品的公共性价值作为社会共同享用的价值。公共价值是一定社会存在和发展的重要平衡因素。

  第四,从其现实功能来看,公共价值体系的合理性及其程度直接表征着社会体系的合理性程度,决定着社会运行的健康与否及其健康程度。社会合理性包含着非常复杂的内容,其重要的方面即社会大众参与社会生活的程度和水平。我们衡量一个社会是不是健康和合理,是否在进步,很大的成分就是看公共价值在一个社会价值的分配中占的比重。公共价值面向社会大众,为其提供可以共享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公共价值提供得越多,意味着社会大众参与社会公共生活的可能性越大、途径越多,意味着一定社会体系的公众性基础越坚实,也越能提高公众对社会制度和社会体制的认同度,越能激发社会成员更加有效地参与社会治理。

  最后,就其未来走势来看,一个社会要进步,一种文明要发展,从总体上看,要不断创造形态更多、内容更好、功能更强的社会公共价值。社会文明进步的过程,就生产体系来看,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比例不断优化的过程,其中第三产业的扩大意味着公共产业和公共服务的扩大与提升。从消费体系来看,人们有物质消费、社会消费与精神消费等,公共价值的提升意味着人们的物质生活、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在生命历程中的比重不断改善和提升,对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依赖性不断增加。而从国家和社会治理的角度,更好地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加优质多样丰富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也是社会制度优越性的重要表现。

  公共价值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公共价值如此重要,对于公共价值的积极构建与合理分配应当成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内容。

  首先,在全球治理的视域中,经济全球化凸显了全球公共价值和公共服务对于当代人类发展所具有的特殊意义。经济全球化要求全球意义的生产体系、科技体系与分配体系等,也要求与之相应的公共资源分配体系和公共服务体系。全球善治的重要前提是对全球资源的合理共享,也包括构建具有全球性意义的公共价值体系和公共服务体系。各种形式的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提供着各种形式的公共服务,倡导公共价值,在全球事务中发挥着非常积极的作用。

  其次,在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视域中,创造更加丰富多彩的公共价值应当成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重要内容。当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在当前和未来的中国发展进程中,一方面是要着力解决发展中的不平衡与不充分问题,努力加强对于公共服务体系的构建,为社会成员提供尽可能优质多彩和丰富的公共服务,另一方面是要加强公共价值体系的合理化构建,使之能够更好彰显社会公平正义,更好凸显其公平性和公共性,更好造福所有社会成员。

  最后,发挥制度优势,强化公共领域治理效能。中国当代社会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也对社会治理提出了更多挑战。为社会提供尽可能优质多彩和丰富的公共价值与公共服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是国家治理的根本目的,既彰显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理想,也是中国人民的公共福祉。但也应当看到,公共领域非常广泛,面向高度分化的社会群体,充满着不同的价值诉求。公共价值涉及方方面面,需要直面各方面的不同利益需求。公共服务面对不同要求,常常众口难调。在这样的背景下,要充分认识社会价值多元化对公共价值的合理构建及其有效实现所带来的挑战,尽可能构建更加合理的国家治理体系,通过公共资源合理分配引领社会价值体系的健康构建,并趋向更加文明的发展方向。

 

  (作者单位: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享
510069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