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传统出版促进媒体融合

2017-05-15 10:07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刘艳

   核心阅读

  出版者要养成品牌优先的统筹意识,围绕品牌来规划内容板块、策划选题和收集精品内容资源。品牌在数字出版领域衍生和扩展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品牌所拥有内容资源的原创和自主程度。所以,传统出版者必须强化原创意识,努力谋求自主的内容品牌,同时要形成品牌建设和开发的整体观念。

  近些年,以数字出版为代表的新兴出版业态猛烈地冲击着传统出版的阵地,似乎大有取传统出版而代之的架势。从2006年中国新闻出版研究所(现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首次发布《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报告》以来,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产值一路狂飙。2006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产值为213亿元;2008年增长至530.64亿元;2010年已突破千亿,达到1051亿元;2015年则更是达到惊人的3300亿元。这些数据表明,中国的数字出版只用了10年左右的时间,产值就增加了约15倍。与此对应的,是出版业内外对传统出版的唱衰与观望:数字出版的产值成倍增长,阅读人群持续扩大,出版形态不断创新,而实体书店却在陆续关停。甚至有人扬言,在未来的这些年,出版社的价值将会是零。数字出版果真是传统出版的终结者吗?传统出版应该往何处去?

 

  出版品牌要经得起冲击

  数字出版的主要特征是内容生产数字化、管理过程数字化、产品形态数字化和传播渠道网络化。数字出版是传统出版内容与现代信息传播技术的结合,是传统出版在发展过程中受到快速发展的信息传播技术冲击,导致原来的出版形态发生了变化。数字出版既传承了传统出版的实质,又结合了数字技术的形式,是将传统出版内容借助全新的出版理念和表现形式在更广阔的平台上传播。

  在数字出版活动中,全流程的各环节——从选题策划、内容组织和获取、内容编排和加工、产品发布、推广发行到读者反馈都以数字化的方式实现,数字出版平台为内容的生产、管理和投送提供支撑。数字出版的价值增值直接体现在数字化、网络化流程中。

  数字出版又是一次技术革新带来的内容创新。内容一直都是传统出版的核心价值所在。作为一种新的出版形态,数字出版不仅表现为内容展示的多元化,而且表现为内容组合(服务)的多元化。数字出版要对内容进行结构化处理,使内容的呈现、标引和结构更适合数字传播,更符合多元内容服务的需要。

  数字出版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正是因为它融合了传统出版的内容优势和现代信息传播的技术优势。虽然被数字出版步步紧逼,现阶段,历经沉淀的传统出版依然保有其独特的资源优势——内容、作者和品牌。但即便在这些优势领域,传统出版也依然面临数字出版的冲击。

  长久以来,传统出版一直秉持“内容为王”的理念,把内容资源作为出版的核心价值来追求,更把拥有和积累优质的内容资源作为出版工作的重心。所以,虽然受版权保护有效期所限,不少出版社都拥有自己策划组织的内容资源,这些内容资源对于任何形式的出版都是一笔丰厚的财富。但在数字传播环境下,传统出版所拥有的内容资源正被数字出版带来的出版内容泛化所稀释,传统出版在内容资源上的优势正渐渐被拉平。

  传统出版在长期的发展中积累了大量的作者资源。作者围绕出版品牌聚集,出版品牌也造就了许多名家名作,作者与传统出版主体——出版社之间相互选择、相互促成。数字出版环境下,一方面出版主体泛化,数字出版开始抢夺传统出版的作者资源;另一方面作者泛化,作者因不同的年龄、需求、认知等不再执着于选择传统出版主体。

  出版品牌是传统出版的核心竞争力。出版品牌的形成,是内容资源、作者资源和编辑资源的合力使然,也是出版理念和出版实践长期积累的成果。出版品牌更多地与传统出版主体的属性和定位相关,与传统出版主体结合得更紧密。正因为如此,出版品牌更经得起数字出版的冲击。但数字环境下,出版品牌带来的读者忠实度也一定程度上被数字出版所分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淼)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