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视频:短视频下半场必争地?

2017-05-23 14:52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蒋肖斌

   4月19日,有一则被业界刷屏的消息——快手科技合伙人曾光明公开称,快手的人工智能系统对每天6000万用户的每一个行为进行判断归纳,在当前的用户行为、技术和市场下,“竖屏、57秒”的短视频可能是短视频行业的工业标准。

  作为国内第一家竖屏PGC(专业生产内容),青椒TV上线于2016年12月12日,这并没有抢到短视频竞争的先机,但不能忽略的一点是,那段时间刚好是微信朋友圈竖屏高清小视频上线,短视频领域有了不一样的打法。

  其实在青椒TV之前,竖视频已有星星之火。早在去年4月,一个日本少女组合Lyrical School,因为拍了一支竖着的MV,完全与手机屏幕适配,走红网络。而手机淘宝网官方微博“淘宝二楼官微”,定期更新介绍各种商品的“好物故事”短视频,均为竖视频的形式。

  如果竖视频终会燎原,一定要归功于手机。一项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中国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49987万人,占手机网民比例的71.9%。手机网民对视频的需求量大,使用时间又碎片化,导致短视频需求暴增。此前无论看电影、电视、电脑,屏幕都是横的,所以视频是横的;现在大部分短视频是在手机播放,手机屏是竖的——竖视频应运而生。

  黄伟桢认为自己暂时找到了短视频的一片“蓝海”。“现在的短视频内容大量同质化,内容提供者迫切需要识别度。对于一个新入场的内容品牌来说,竖屏形式上的识别度,比内容上的识别度更容易被感知。”黄伟桢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对竖视频观众的采访中发现,大概因为人是竖着站立的,竖版视频对突出人物有奇效。“体育发烧友”薛维涛前些天错过了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国家德比(国家德比是指一个国家里最强的两支球队之间的对抗)。他上网搜索全场录像,发现了一个ESPN(一家24小时专门播放体育节目的美国有线电视联播网)发布的比赛前瞻——竖版——都是人物特写,“气势很强,帅爆了”。

  “游戏玩家”宫浩奇看过的竖视频大部分是游戏剪辑视频。“游戏视频做成竖版,一般是为了突出表现人物,或者是‘大神’秀操作。竖版让我把视线聚焦在人物上,横版是带有全局性质的。”宫浩奇说,“对局直播时,不太可能做成竖版,视野太窄了。”

  但由于竖视频缩小了人眼的视野,也有人对此感到不适。爱看BBC纪录片的林雨一次偶然发现了一部竖视频,一开始以为没有全屏放映,一直点全屏的按钮,后来才知道视频本身就是竖的。她说:“我看BBC纪录片是为了学英语,练听力和口语。当我跟不上语速时,我会习惯性地扫一下英文字幕。但视频改成竖版之后,屏幕变短了,英文字幕分成几行,读起来更麻烦。”

  此外,竖视频的制作,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比横视频要付出更多成本。黄伟桢举例,做竖视频,首先得定做一个能把摄像机竖起来的云台,市面上是买不到的;剪辑也有麻烦,“横屏的参数都是设置好的,一键完成,而竖屏就要重新优化一遍,所有参数都要调整”;更深层次的,现在的视频拍摄理论体系是基于横屏,怎么构图,怎么取景,拍竖视频就得用另一套逻辑来思考。

  竖视频在播出时也遇到了麻烦。秒拍等短视频平台现阶段都是服务于横屏的,对竖屏的画质压缩非常严重,“让竖视频看上去很low”。“现在各个平台也在积极迎合我们的播放需求,优化数据。淘宝、京东,秒拍、快手,都在往竖屏方向优化,所以这可能是以后很重要的东西。”黄伟桢显得很有信心。

  一切都还在摸索中,我们现在看到的青椒TV竖视频,情节和场景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有些简单——大部分是生活小技巧,比如在一张桌子前教你烤面包。

  “现在播出的竖视频,是我们最早做的一批1.0版本,比较简陋。即将上线的2.0版会更考究,置景也会不同。”黄伟桢说,“传统视频的置景美术是横向逻辑,举个例子,能同时拍到三张桌子,竖屏就只能拍一张,但画面的上半部分是空的,需要我们重新设计。”

  青椒TV把每个竖视频的时长限定在1分钟。黄伟桢笑着说:“你看一个3分钟的短视频,中途突然跳出来一条微信,你就得暂停,但一分钟你能忍。”尽管时长必然会限制内容,但对于做广告出身的黄伟桢团队来说,广告的时长更短,时间限制能通过策划解决。

  黄伟桢预测,短视频肯定会往更优质更精致的内容发展,“迷你剧”会是短视频的下半场打法——制作更精良,剧情更紧凑,同时在商业变现方面有更全面更多样的方式。

  黄伟桢说:“所谓短视频的风口其实是基于‘内容至上’的这个时代,只是短视频这种表达形式比较适合这个以移动端为大流量入口的时代。有创意、有价值的内容,是不会过时的,所以短视频的风口会一直存在,直到有一天有一种更适合当下内容表达的形式出现。”

  (大连市金州高级中学学生蔡一豪对本文亦有贡献)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淼)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