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创新 用声音直抵人心

2017-06-07 10:50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 作者:杨骁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日前发布的关于表彰2016年度广播电视创新创优节目的通报中,有6个广播节目榜上有名。这些节目在形式、主题、内容、机制等方面让人耳目一新,可谓高质量创新型节目的杰出代表。

  《生死关头》

  新闻广播剧不炫技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各大媒体使尽浑身解数挖掘长征题材的激烈竞争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10集系列新闻广播剧《生死关头》用“广播剧+口述新闻”的形式,通过10个小转折构建10个大转折,用声音生动、细腻地呈现了长征史诗般的色彩。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中心副主任高岩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故事化表达已经成为新闻报道的重要形式,而广播向来被称为“头脑的剧场”,讲故事是它的长项,在广播各种讲故事的手法当中,广播剧又是最生动、最专业、最有感染力的一种。“新闻广播剧”将广播剧引入新闻报道,调动了广播人最擅长的手段,丰富了广播新闻的叙事方式和表现手法,实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生死关头》虽然引入了广播剧,却实实在在属于“非虚构作品”,并非“戏说”。高岩向记者介绍,创作者首先要把史实部分研究得非常清楚、扎实,《生死关头》从策划阶段就引入了军事顾问,每一集都进行了实地采访,回访当事人或其后人,寻找历史文物,查阅历史文献,甚至在各种不同记载中反复论证、判断。

  高岩认为,“创新绝非一劳永逸,‘新闻广播剧’也有其特有的创作边界。‘新闻广播剧’大量地使用了音效、音乐,但凡事不能绝对化,‘新闻广播剧’的成功不等于在一般性的广播新闻中音效、音乐可以泛化使用,更不能‘炫耀技巧’,为音响而音响。在消息类报道中严格限制形容词、在调查类报道中克制主观描述,这些始终是专业通则。”但是,“新闻广播剧”这类作品的成功,反映出的是广播人基于市场判断对声音的一种回归和提升。

  高岩说:“寻求创新有很多方向,向‘声音’求发展的理念值得重视,在向新型广播发展的过程中,广播人既需要专注音频的定力,更需要对音频的深度开发,关键是为作品找到最适合的形式。”

  《先生》

  “逼出来”的冷门创意

  “具体到我为什么会想到做《先生》,首先是近年来很多领域的大师相继离世,每有这类消息,媒体便一窝蜂地报道一番,但是,大师生前却鲜有媒体触碰,以至于身后的热炒,也多是回忆文章和资料。每每经历这样的报道,我都会特别遗憾,作为广播人,我们为什么没能在他们生前留下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精神?”高岩说,“央广是国家电台,作为主流媒体理应更多地担当起社会责任,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主动设置议题,引领受众,传播主流价值观。”

  经过反复探讨,节目给“先生”的界定是:先生,不仅是一种称谓,更蕴含着敬意与传承。可堪“先生”之名者,不仅在某一领域独树一帜,更有着温润深厚的德性、豁达包容的情怀,任风吹雨打,仍固守信念。在市场强势奔袭的时代,“先生”还需耐得住寂寞、挡得住诱惑,为后生晚辈持起读书、做人的一盏灯。

  最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的11位“先生”,是从上百位顶级学术权威中筛选出来的,他们每个人都有开拓性的学术成果,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无愧“先生”的称呼。他们当中包括:翻译界泰斗许渊冲、预警机之父王小谟、我国肝胆外科创始人吴孟超、唯一健在的九叶派诗人郑敏、比较文学创始人(汤一介先生夫人)乐黛云、中国高能化学激光奠基人张存浩、两弹一星功勋人物孙家栋、京剧大师谭元寿等,他们不仅是各自领域的代表性人物,同时又以特立独行的风范与风骨,呵护着教育的灵魂,传承者民族的精神。

  高岩表示,近年来,和很多主流媒体一样,央广在提升新闻的速度、扩大信息量等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提升主动设置议题的能力,意味着不能只是跟着新闻事件走,不能被动地等着上级派任务,而是要一方面拓展选题领域,一方面提升传播能力。在互联网时代,这对主流媒体确实是不小的挑战。但是,能否提升议题设置能力,既关乎主流媒体的定位,又关乎我们的生存,是一道绕不过的必答题。她说:“《先生》是在‘主动设置议题’的压力和动力下诞生的作品,也可以说是被逼出来的作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淼)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