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舆论监督的“借力”之道

——以《法制日报》无“痛点”舆论监督实践为例

2017-06-08 08:40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 作者:万学忠

     新闻舆论监督,是媒体价值之所在,也是媒体力量之所在。媒体的影响力、公信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客观、理性的监督报道。

  《法制日报》在实践中成功探索出了无“痛点”舆论监督之道,也可称为“借力之道”:借研究机构之力,以专业免痛;借行政督查之力,以证据免痛;借中央文件之力,以权威免痛。

  借研究机构之力,以专业免痛

  舆论监督报道,多数情况下会涉及专业问题。医疗事故会涉及医学专业,爆炸事故会涉及化学专业,环境污染会涉及检测专业……每个新闻选题又无一离得开专业法律。记者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说出外行话。一旦不专业的表述出现在报道中,就会被指责为“失实”或“导向错误”。

  专业问题的调查如果交给专家操作,上述“痛点”就不存在了。

  《法制日报》在舆论监督实践中,非常重视与实证研究机构的合作。对实证研究机构发现的法律问题,用新闻思维、新闻技巧将其转化为适合大众传播的新闻作品。

  通过转化研究成果实施舆论监督,《法制日报》有着丰富的实践。比如,《法制日报》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法治国情调研组(以下简称法治国情调研组)有过长达8年的合作,持之以恒地发挥舆论监督功能,推动政务公开。

  法治国情调研组自2009年开始,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为依据,对各级行政机关的政府网站进行实证调研,观察其是否落实了《条例》的各项义务,然后分不同项目打分,最终形成《中国政府透明度指数报告》。

  因为是实证研究,课题组的评分项目分得非常细,层级也多。每年透明度报告收入的打分表都有数十个,每个表格呈现的分数都有数百个。面对这些表格中眼花缭乱的数字,如何取舍?如何判断新闻价值?《法制日报》编辑部依据“问题性”和“反常性”这两条标准提出了一条可操作的报道思路:找零分项。于是在历年报道中出现了这些标题:《多家政府信息公开单项考核交白卷》(2011年),《5家单位连续两年单项考核交白卷》(2012年),《白卷现象减少 懒政思维仍存》(2013年)……

  如果《法制日报》的报道仅限于技巧性地转述专家的调研成果,那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舆论监督。和其他媒体更大的不同,是编辑部在“零分”新闻发布之后,向得零分的单位发采访函,进行追踪报道。比专家学者多迈出的这一步,发挥了原子裂变的效应,及大地推动了政务公开实践。

  以《中国政府透明度指数报告(2010)》为例,该报告发布后,《法制日报》以《多家政府信息公开单项考核交白卷》为题进行报道。报道之后,编辑部向13家得零分的单位发去采访函。采访函发出之后短短半个月,13家零分单位中有7家完成整改。

  借行政督查之力,以证据免痛

  权力不受监督必然走向腐败。在我国,80%的法律由行政机关执行。这也意味着,新闻舆论监督的重点是行政机关。

  新闻舆论监督只有用事实说话,才有分量,对行政机关的监督尤其如此。因此,媒体开展监督性报道,离不开新闻调查。记者能否采访到知情人士、调查到核心证据,是舆论监督成败的关键。多数情况下,记者取证能力有限,采访阻力重重,由媒体独立完成调查,挑战性非常大。

  有没有一种可能,对行政机关的监督,得到上级机关的支持、配合?一般情况下,上级机关不会借外力“伤害”下级机关,但在一种情况下有可能:邀请媒体参加的行政督查。

  行政督查,是上级行政机关对下级行政机关就某项工作的督促检查。多数情况下,行政督查是不公开的内部行为。少数情况下,也会邀请媒体参加。比如,2017年国务院对各地落实“放管服”改革措施的督查、中央环保督查、中央信访督查,都邀请了媒体参加。《法制日报》记者就被邀请参加了环保督查和信访督查。

  行政督查看现场、抓问题、促整改的特点,与新闻调查非常相似。在媒体视野中,督查组就是采访组,对督查的报道,就是一次舆论监督的绝好机会。面对记者的提问,行政机关可能退避三舍;但面对督查组的提问,行政机关必须正面如实回答。借助行政督查之力,新闻舆论监督解决了最关键的痛点:取证难。

  笔者曾作为中央信访督查组正式成员,参加了2015年和2016年两次督查。在2015年的督查报道中,《中央信访督查缘何让地方官员冒汗》录下了一段经典追问:

  会议氛围有些凝重。当涂县一位副县长的汇报,几乎是照着文稿一字不差读下来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淼)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