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学要有世界贡献

2017-06-15 08: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洁 高坤

  中国新闻学谋求对世界学术的理论贡献,是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文化责任,也是中国新闻学完成现代化的重要步骤。中国新闻学不仅仅镶嵌于世界新闻学体系,还需要有自己的话语体系。中国新闻学者应该有对世界文明作贡献的雄心和眼光,超越地理尺度,为中国新闻学理论开出历史性的新场地。

  谋求世界贡献是发展的内在需求

  中国新闻传播文化底蕴深厚,也是世界上重要的传媒大国,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新闻传播的中国经验,世界和中国都需要中国经验的理论化。目前我国新闻学理论贡献与国家及其新闻传播的实际地位不匹配,出现了“理论凹地”。

  从20世纪初创立到今天,中国新闻学取得了众多成果,同时存在理论创新不足、对新闻实践解释和引导乏力等问题。

  从传教士办报开始,西方新闻思想通过各种途径传入,构建了中国新闻学的基本框架,先天注入了西方的传播文化特点,西方新闻思想在中国新闻学科结构性内化,少部分人囫囵吞枣,倚洋自媚,倚洋自傲。中国新闻学被西方“输入”多,向世界“输出”少,呈现出新闻学巨大学术“逆差”。

  中国当下的新闻学具有“内视”的特点。中国新闻学者更关注如何建设“中国”的新闻学,多强调“以我为主”,对中国社会(包括新闻传播活动)发生的巨大变迁,习惯“用他者的眼光内视”和“用自我眼光内视”,较少思考理论输出的问题,对世界性普遍规律的探究不够,把中国当下的小时间段局域地理范围的做法当作具有普遍性,自我限定了中国新闻学的发展。

  中国新闻学发展需要什么样的场地?新闻学研究的地理预期大多数时候是“中国的”,强调中国特色,区别于西方,区别于资本主义,突出中国新闻学研究场域的本地化。本地化虽有利于中国新闻学理论体系的建设,同时预埋了中国地理版图内的圈限,在全球化背景下弱化了掌控国际学术界话语权和制定规则的能力。新闻学理论本地化与新闻传播实践快速卷入全球化风潮形成撕裂,理论不能有力地为实践提供指导和内驱动力。

  中国新闻学研究应该以更大的气魄和胸怀,直接面向世界本身,突破民族主义的和西方主义的二元对立,秉持和展现真正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为中国新闻学的确立和世界贡献创造可能性。学科和学术本身是超越国界和民族的,规律的存在不以国家区分而异,中国新闻学必须清理出自己发展的场地,扩展学术空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