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年龄层用户差异显著

2017-06-15 08: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黄含韵

  当前,社交媒体已渗透于各个年龄层,影响着社会生活,而社交媒体依赖将可能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如朋友聚在一块儿吃饭聊天却抱着手机在刷微信;从小课堂到大会议论坛,也常常是讲者在台上分享,听者却抱着手机在社交媒体上热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社会学教授雪莉·特克尔(Sherry Turkle)在她的专著《群体性孤独》中指出,人们在社交媒体上一起孤独着,享受着不间断的联系,代价却是失去了完整的注意力,创造并不紧密联结的纽带。

  笔者对中国各个年龄段城市居民的社交媒体使用进行调查,发现每个年龄段都有各自的社交媒体使用特点。青少年与大学生群体的沉迷,中年人群体在社交媒体上理性与保守的自我呈现,老年人的社交媒体赋能和代际间的技术反哺,都是有趣而值得探讨的话题。

  青少年、大学生的社交媒体沉迷

  青少年的网络沉迷和游戏沉迷一直是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关注的热点。以往国内外的网络沉迷研究,绝大多数研究都关注网瘾,特别关注网络游戏沉迷,极少关注社交媒体沉迷。随着各类社交媒体的广泛流行,社交媒体在成为大众不可或缺的人际交流工具的同时,也已成为继网络游戏后的另一网瘾蔓延新趋势。通过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五个城市的1549名中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后发现,社交媒体沉迷的确存在于青少年中。

  调查结果显示,90%的调查对象均是社交媒体的日常用户,而中学生最常使用的社交媒体是腾讯QQ。以金伯利·杨(Kimberly Young)的网瘾标准判断,受访者中的15.6%可被定性为社交媒体沉迷者。这些沉迷于社交媒体的中学生大多比较自恋,爱晒自拍并渴求同伴关注,他们在休闲时光无聊感较强,且擅长利用社交媒体建立自我形象。青少年通常能从社交媒体中获得七种满足感,分别是友谊维系、社会交换、同伴关注、自由表达、信息搜寻、身份尝试与逃避。其中的社会交换并不是实物的社会交换,而是在彼此虚拟空间或朋友圈互相点赞评论、相互发红包、生日送虚拟礼物等。这七种满足感可进而归纳为社交满足、信息满足及娱乐满足。数据结果显示,娱乐满足最容易引发沉迷,尤其当青少年利用社交媒体作为逃避日常学习压力的工具时;而信息满足则最不易引发沉迷。

  研究进一步归纳了青少年社交媒体沉迷的四个主要表征,包括:缺乏自我控制、引起负面影响、发泄负面情绪及失去日常活动兴趣。这些表征可以帮助家长及教育工作者及早发现青少年的社交媒体沉迷并加以防范。此外,社交媒体沉迷对青少年的学业成绩和社会资本均有显著的负面影响。在调查后对于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访谈发现,尽管家庭与学校都有控制青少年手机的使用,但依旧有学生悄悄通过QQ传递考试或作业答案,睡前躲在被窝里热聊QQ。

  对福建省三所大学共计609名大学生调查后发现,不同于中学生热衷于QQ,大学生主要使用的社交媒体是微信和微博。他们的社交媒体使用呈现出高频率、短时间的碎片化特点。沉迷于社交媒体的大学生,有强迫性刷微信朋友圈和刷微博的习惯。短暂而又重复性地通过手机获得信息更新,这种习惯的心理来源其实是“害怕错过”。“害怕错过”既是害怕错过一些重要的活动和信息;也害怕错过与朋友们保持同步,无法分享群体内信息而成为局外人;更害怕被排斥而缺乏同伴关注。这种担忧增强了社交媒体用户持续与他人保持联系的欲望。害怕错过是一种快节奏生活的产物,在信息更新快、信息获得容易的新媒体环境下,微信和微博给了用户时刻关注别人生活的机会,鼓励了频繁刷圈行为。害怕错过这种心理也反映出一种需求,既是情感性需求,也是工具性需求。有研究者将害怕错过表现出来的重复性检查手机定义为技术引发的需求。同时,这种强迫性的刷手机行为也与拖延症相关。调查显示,拖延症较强的大学生更容易沉迷于社交媒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