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祺:浅析数字时代的“深阅读”

2017-06-15 15:09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章祺

  核心阅读

  ●长期“浅阅读”,很容易让我们的思维能力弱化。要让自己的思想更丰富、思考更深入,最重要的就是“深阅读”

  ●在实际阅读中,可以在“浅阅读”的基础上找一个兴趣点,不断扩大阅读范围,不断提高阅读深度,引导我们更好地进入“深阅读”状态

  ●在全民阅读的指引下,着力构建书香社会,鼓励爱读书、多读书,让大家先看起来、读起来。在此基础上,采取有效措施加强阅读引领,积极推广“深阅读”理念

 

  □章祺

  数字时代下,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便利使得大众获取信息几乎不再受地点、时间的限制。数字阅读的简便快捷和其随时性,生活节奏产生的时间碎片化,海量信息的爆炸式推送,让大家自愿或不自愿地在乘坐地铁、公交等便捷交通工具时,或喝一杯咖啡时,或等候飞机起飞时,抓紧利用有限的时间进行一些简单、快速的阅读,“浅阅读”自然而然成为一种主流或主要的阅读习惯。长期“浅阅读”,很容易让我们的思维能力弱化,缺乏思想深度,要想尽量避免这种情况,让自己的思想更丰富、思维更缜密、思考更深入,更好地磨炼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决断力,最重要的就是“深阅读”。

  我们需要正确认识“浅阅读”与“深阅读”的区别,深刻理解“浅阅读”与“深阅读”之间的辩证关系,高度重视“深阅读”对阅读的引领作用,在当前社会、文化环境下,迫切需要倡导“深阅读”。

  推广“深阅读”刻不容缓

  “浅阅读”与“深阅读”的区别。阅读深浅主要是以阅读是否深入与完整来进行区分。“浅阅读”因为读者的随意性大,往往是只知大概,不求彻底了解的走马观花式阅读,它所产生的只是短暂的视觉愉悦感。“深阅读”则因为读者阅读时专注度高,所以更多是解疑释惑,它除了具有阅读带来的浅层的精神满足之外,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有意识的自主性深度阅读,能让阅读者明事理、辨是非,培养和提高思考和感悟能力。

  “浅阅读”与“深阅读”的关系。“浅阅读”与“深阅读”有区别也有联系,它们并不是相互排斥而应是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浅阅读”可以是“深阅读”的先导和前奏。哥伦比亚大学的詹姆斯·默盖尔教授曾提出“阅读层次论”,他把阅读分为了3个层次,一是知识性;二是理解性;三是探索性。这正诠释了阅读是由浅入深,人们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先进行泛读,从中取舍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进行深入探究。阅读的智慧能让读者更好的把控和区分“深阅读”与“浅阅读”的度。

  “深阅读”和“浅阅读”所反映出来的是其手段和态度,阅读时我们应该在内容选取上和阅读方式的差异选择上选取最优的阅读方式。“浅阅读”时,无须深度阅读,相同的,需要“深阅读”时也不应去“浅阅读”。关于期刊、报纸或是健康、指引、地图等类读物,提供的大多是参考和指引,我们可实行“浅阅读”的方式,去糟取精式的翻阅,无须投入时间去反复推敲和斟酌。而对于一些经典的书籍,毋庸置疑必须“深阅读”,并且最好进行纸质阅读。经典之所以是经典,那是因为它是人类精神智慧的珍贵成果,阅读经典类的书籍往往可以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和对社会的认识紧密联结起来,从而带来全新的人生感悟。在实际阅读中,我们可以在“浅阅读”的基础上找一个兴趣点,不断扩大阅读范围,不断提高阅读深度,引导我们更好地进入“深阅读”状态。

  积极引导阅读由浅入深。阅读关乎国家未来,如果一个国家繁荣发展,背后一定有一种文化力量在推动、支撑,那就是阅读的力量。这方面,发达国家的经验可资借鉴。有研究报告显示:德国人在一整年间,阅读量在一本书以上的人群占到了90%以上。其中,阅读完10到20本的人群则达到了20%;每3个星期可阅读完一本书的人群甚至达到了25%,其阅读的书籍超过了20本。德国人爱读书尤其是注重深度阅读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我们除了在全社会培养阅读的兴趣和爱好,还要更多地关注“深阅读”问题,加强阅读指导,净化阅读空间,提高阅读专注度,为读者“深阅读”创造良好条件。当阅读尤其是“深阅读”成为该国全民精神文化风尚时,民富国强、众安道泰就不再是梦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就有了坚实的文化基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