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 许蔓舒等:网络家园安全亟待全球治理

2017-08-21 08:1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约瑟夫·奈 许蔓舒 虞爽等

  8月4日发布的第四十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7.51亿,占全球网民总数的1/5,互联网普及率为54.3%,超过全球平均水平4.6个百分点。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络空间安全也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和冲击,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国共同面临的新课题。

  立规范,不容等待

  约瑟夫·奈

  1999年,俄罗斯第一次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旨在禁止使用信息通信技术武器(包括宣传)的条约,很多国家当时反对这样一个宽泛、难以落实的条约,一方面是因为很难在和平用途的计算机程序中发现恶意武器,另一方面还因为这样一个条约可能需要几十年来进行谈判。

  后来,有15个国家同意采取务实性的举措,并要求联合国秘书长任命一个“从国际安全的角度来看信息和电信领域发展政府专家组”,即2004年成立的“关于国际安全环境中信息通信领域发展的政府专家组(UNGGE)”。

  2015年7月,专家组发布了一份报告,提出要建立限制冲突和建立信任措施的规范。随后,二十国集团土耳其安塔利亚峰会公报支持了报告的成果。专家组在2010、2013、2015年发布的报告有助于信息通信技术领域安全的国际议程设置。尽管取得了初步成果,但是专家组也存在局限。专家组的代表大多是联合国秘书长的技术顾问,而非全权受命的各国谈判专家。此外,尽管代表人数先后从15名逐步增加到25名,绝大多数国家依旧没有参加。

  为了理解专家组的角色,有必要将其放到国家的规范性约束这一更大的背景之下。强制性的国际法是基于条约、国际惯例法和专家司法意见的产物。

  相比而言,规范是对于行为体行为的一种集体性期待。规范适用于多个行为体,并且行为体受约束的“状态”能够发展为法律、政治和文化。专家组建议采取和平时期非约束性的国家行为准则。

  横向来看,国家的规范性约束可以分为正式条约、非正式行为准则的常规国家实践和规范。纵向来看,根据成员的范围,可以分为全球性的、多边的和双边的。这些行为体可以包括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总体看来就是一个机制复合体。

  中国和美国于2015年在打击网络商业犯罪上达成双边合作,中国在双边谈判中还与很多国家签署同样的协议。中国在这一领域的领导力不仅会增加中国的网络安全,并且会有助于提升中国的软实力。

  在全球范围内,物联网安全将会从企业和非营利部门行为体担任主导力量的行为准则中受益。制定规范应当一往无前,而非停滞不前。世界不应当去等待一个可能需要数十年去谈判,并且有可能会因落后于技术发展而不适用的条约。增强信息通信技术领域稳定和发展的进步需要在很多领域采取行动。从这种角度来看,国际社会在制定网络活动的规范性约束方面还处于早期阶段。

  (作者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