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志斌:用法律和情怀超越“后真相”时代

2017-09-13 10:2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惠志斌

  过去的一年,全球传媒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透过英国脱欧、美国总统大选等重大事件可以看出,传统媒体越来越难以准确反映多元复杂的民意,社交媒体则“霸占话筒”成为人们获取各类新闻的主渠道。令人担忧的是,社交媒体也日益成为制造虚假新闻、操纵公众舆论甚至国家间信息战的舞台,全球传媒生态面临危机。正基于此,牛津词典将“后真相”(Post-truth)一词列为2016年度词汇,意指在社交媒体主导的传播场景下,越来越多的受众只关注新闻是否能满足个人的情绪、偏好和信仰,而并不关心新闻本身的事实性。“后真相”时代,如何治理虚假新闻、重塑新闻价值、凝聚社会共识,已经成为各国政府共同面对的重大问题。

  社交媒体的假新闻泛滥

  假新闻并非社交媒体时代的新生事物,人类自从有了媒介就有假新闻的生产和传播,大量假新闻背后都有明确的政治和经济目的。例如,20世纪20年代《德国独立报》就曾刊登一系列关于犹太人全球阴谋的文章,导致了德国反犹情绪高涨;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夕,西方各大主流媒体就曾言之凿凿地报道“萨达姆·侯赛因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美军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提供“合法性”。

  如果说假新闻曾经只是某些专业机构的“专利”,那么随着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的兴起,制造和传播假新闻的专业门槛被打破,借助用户生产内容和热点新闻推送等机制,理论上任何人、任何机构都可能成为虚假新闻的制造者和传播者。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包括“教皇支持唐纳德·特朗普当总统”等假新闻充斥社交媒体。根据美国科技新闻网站BuzzFeed的分析,在美国总统投票日前的三个月,社交网站上的假选举新闻比真实选举新闻更受关注,来自虚假新闻网站与极端博客页面的二十大假新闻的转发量达870万,《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赫芬顿邮报》等主流媒体的二十大选举新闻的转发量约为740万。众多分析人士认为,正是由于大量假新闻传播,动摇了相当一部分选民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政治进程,甚至成为国家间战略博弈的手段,这也迫使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卸任之际签署通过《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案》(也称《反外国宣传和虚假信息法》)。

  社交媒体假新闻的主要成因

  假新闻与社交媒体有天然的联系,全球社交媒体的传播特性、商业模式、机器算法以及茧房效应客观上推动了假新闻的全球泛滥。

  社交媒体传播特性让假新闻成为政治集团的博弈工具。社交媒体在传播范围、效率、成本、精准性、互动性、用户黏性等方面具有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优势,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政治宣传已经成为政治集团的必备手段,其中包括利用黑客手段窃取情报、炮制假新闻抹黑政治对手、甚至创建僵尸粉控制社交媒体舆论等方法。

  社交媒体的商业模式为假新闻的产业化提供了契机。脸书、谷歌等社交媒体平台的商业模式是广告商会为新闻的每次点击付费,新闻内容发布者按点击量提成。相对事实新闻内容,经过策划包装的“假新闻”内容更容易获取用户点击,人为制造假新闻——通过社交媒体进行病毒式传播——获取用户点击、点赞——赢得广告费成了一种独特的数字淘金模式,例如欧洲的马其顿共和国一个只有5.5万人的小镇就创建了100多个支持美国大选的网站来传播假新闻,这些假新闻制造者称他们“根本不关心大选,只关心经济回报”。

  社交媒体机器算法缺乏对假新闻进行事实核查的能力。美国大选中假新闻的猖獗与脸书“新闻推送”采取的自动化算法有关。脸书“新闻推送”本意是针对具体用户的需求精准推送优质的高互动内容,为了提高推送效率并避免人为审查偏见,主要的社交媒体企业将“新闻推送”内容交由复杂算法决定。而机器算法抓取的信息源既包括权威新闻网站,也包括为了获取点击率而专门制作的“新闻”网站,但机器算法无法判断新闻内容的真假,自动化的新闻推送缺乏有效的事实核查机制,为假新闻大范围传播提供了技术支撑。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